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最後的美洲狼/麥可˙康納利(22/30)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雖然聽了小亂的話,很想從《冰》開始按順序看,但《最後的美洲狼》就要到期了,所以「按順序看」的大計恐怕要等哪天蒐羅全集後才有辦法吧(笑)。

  《最後的美洲狼》,就像《海神疑雲》般是追索過去「魔鬼」的案子。亞當斯柏格因此失去了弟弟,而鮑許則因而失去了母親。失親的陰影持續的圍繞著他們,於是在某一天,他們終於採取行動:一個契機便足以進行無窮的追索--微弱的三叉戟樣式,與強迫心理諮詢(外加兩者都有的,一份失敗的感情)。而兩者的節奏也相當類似:節奏上同樣的有種從緩慢開始,慢慢持續加速。

  它們也有毫不相似的相似的地方:鮑許火爆而亞當斯柏格沉穩安靜,鮑許連隊友都快被奪走,而亞當斯柏格則有一整個團隊效命。這些差異讓我覺得有趣。

  從一開始,鮑許的火爆脾氣便透過一次次的對話/衝突活靈活現的躍於紙上,他的困境讓他猶如困於籠中的獸類,焦躁而難馴。他的調查工作其實並不複雜,但反倒更加凸顯其母的死亡「不被當一回事」的諷刺。而當讀到一半,以為是常見的「清廉政客背後的陰影」時,卻又被擺了一道,最後的真相則殘酷的令人難以忍受。當你以為真相就這樣完結,但卻又裡殺出一道枝節,將局勢整個扭轉過來,狀況急轉直下有如雲霄飛車。同樣的狀況發生在鮑許開龐的玩笑的劇情線上:聽過,也知道鮑許對龐開的玩笑,但卻沒聽到,也沒預料到龐之後會因此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那瞬間的驚愕,讀著便一起被拖了下去,一樣擔起了鮑許所感受到的罪惡感。

  這或許就是我為什麼喜歡《最後的美洲狼》的原因。易入口,但卻後勁十足。



他挑了一套最好的乾淨西裝,灰色的,一件白襯衫,和一條棗紅色有頭盔圖案的領帶。那是他頂喜歡的領帶,也是他年代最久的一條,一邊都有點起毛了,但是他每個星期都打兩三次,那是他十年前剛調到凶殺組時買的。他用一枚金色的徽章把領帶固定在襯衫上,徽章是三個數字,一八七,加州凶殺組的代號。他別上徽章時漸漸覺得他掌控的力量又回來了,他開始覺得好過一些,也漸漸覺得憤怒起來。他已經準備好了要走出去,走向這個世界,不管這個世界是否準備好他的到來。



「不要再拚命折磨你自己了,」她說:「過去就像一根棒子,你用它打你的頭只能打幾次,再打下去你受的傷就會很嚴重,好不了了,你已經到了極限。你打自己也有值得的地方,我覺得你這人正直、清白,骨子裡也是個很好心的人,可是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不要用這種想法傷害你擁有的,你的本質。」





tags:警察翻案夏日傳說
同作者讀後:《懸案終結者
16 08-2007 [Mystery]歐美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909-f304b70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