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彈貓老人歐魯歐拉內/夢枕貘(21/30)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彈貓老人歐魯歐拉內》首先吸引我的當然是這個作者,與這個怪書名,再來便是書封溫暖的插畫了。

  那三隻貓那麼活靈活現的依偎在老人的身邊,真是令人羨慕。

  《彈貓老人歐魯歐拉內》收錄七個短篇:〈彈貓老人歐魯歐拉內〉、〈亮光中的夢雪蝶〉、〈天竺風鈴草〉、〈心星瓢蟲〉、〈歲末微醺偵探團I〉、〈歲末微醺偵探團II--雪夜草〉、〈貘〉。這些故事的情節多半有著一定的模式:失意的人遇上酒,貓聞到酒,老人出場彈奏貓化解紛爭,然後安靜祥和的結束。

  第一篇〈彈〉算是介紹彈貓老人的藝能吧。中場表現貓咪合奏的書寫方式讓人想到某種現代詩--會讓編輯排版氣到跳腳的現代詩(啊我彷彿看見腥海羅盤的YA教授那龜毛的要求又出現在電子郵件之中)。用在這裡,倒是有讓人眼睛一亮的感覺--只是,請恕我想像力貧乏,整個只能使用在那種喵喵店、汪汪店才會聽到的狗貓大合唱的方式去想像(然後就開始頭痛了。)

  還有,看到這篇,我才發現我鄉民化的好嚴重--夢枕貘為什麼要安排肛門當作貓發聲的器官之一啊......這樣很容易會有無良聯想耶。

  而每當我看完一篇,我就愈覺得在所謂「療傷」的背後,都有著性慾的潛伏流動。雖然說食色性也,不過這樣的寫法還是會讓我有很微妙的複雜心情啊。

  於是到後來,我幾乎看的是夢枕貘「發明」的新物種:那些氣的集合、那些從「異界」來的物體,那些隱藏於暗中等待吞噬人心的什麼。比起短篇中那些面目模糊主角們的苦悶,這些美麗的生物似乎更值得加以關注。夢雪蝶、天竺風鈴草、心星瓢蟲、雪夜草。

  我想,我或許可以了解為什麼夢枕貘寫《陰陽師》會大受歡迎了。《彈貓》扣掉那些讓我不怎麼感到愉快/協調的部份拿掉,也是另一個形式的陰陽師。

  但我很喜歡〈天竺風鈴草〉的故事。讓滿懷負面情緒的人當面變形成其他什麼非人的存在,那種微量的恐怖與奇異色彩相當出色。〈心星瓢蟲〉在這個地方的表現就比較沒有那種戲劇感。而〈雪夜草〉則算夾在兩者中間的溫馨小品。〈歲末微醺偵探團〉則隱然是「池袋西口」式的縮小奇幻版本,是誰、為了什麼拿走了這些月台撿拾者的「寶物」?以上述的謎為中心,〈歲I〉的故事展開了。這或許也可以視為一篇輕薄的「日常之謎」作品吧。

  總之,是本帶著奇妙色彩的短篇小說集。到現在我還無法確定我是喜歡它多些呢,還是討厭它多些。「原點」是這個意思嗎?未經萃鍊的那一面,讀來不見得愉快。



tags:短篇小說集、貓、神奇老人夏日傳說
14 08-2007 [紙房子]奇幻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908-294bafc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