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07.08.13

  每年總是會有幾次這樣的日子。加入新書櫃,然後整個大搬風,讓所有的書離開櫃子,堆疊到床上,於是除了繼續整理,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覺。

  都是自找的。

  壁癌已經是放棄處理的問題。丟了好些書,著實讓人心疼。卜倫的西方正典就這樣與廢紙為伍了,那大約是以後我再也不會花錢去買的書籍。巴特的戀人絮語,倒是可以趁此機會再買一本新的,如果我夠瘋狂。

  用書套的塑膠在架子的後方建立了一個庇護所。某tu貼心的說將替我帶來大片的塑膠與什麼溶膠與什麼板子補好那我已束手無策的破洞。當他這樣說時那些洞就再也不會繼續擴大,再也不會不停滴雨,再也不會讓我像地球上方日漸逸散的臭氧。

  之後就隨意翻著先前的日記,看到那些句子便回想起那些日子與再鮮明不過的情緒。一轉身便是一個衝擊,一段文字就是一段記憶,一些記憶凝結成了思緒,過去與現在在剎那間交織為一體,但熟悉之中卻又帶著些許疏離,彷彿貓面對著鏡子,無法理解為什麼對面有一個如此相似的冰冷個體。

到如今,我仍難以理解,這樣的我是否算是成年人。跨越過一項一項標誌著「成年」的門檻,然而前方的門檻似乎仍舊無窮無盡。怎麼樣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成年人呢?經歷過越多事情,就越感覺自己的不足與青澀。已經遠離那種認為天下事我盡知的狂妄年少,卻又尚未成為足以獨當一面的精悍成年,在這樣的夾層間,總覺得有種隱然的徬徨。



  我想這時刻應該很適合並且需要一場滂沱大雨。我想著這樣的雨,好該在自家那大片的玻璃三角窗前靜靜的看。如是,則只會感覺到寂寞,而不是孤獨。孤獨是最可怕的,它就像恐怖片裡無所不在的鏈鋸,自身的噪音隱藏了切割人骨的聲音。寂寞有些時候很美,可以讓你坐著,並且看花。然而孤獨並不。

  你總能找的到我,是吧?

13 08-2007 [blog]我的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905-8f7921c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