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獵捕史奈克/宮部美幸(未讀勿入)



  翻開書,原先最困擾我的問題,就是書名到底是什麼意思。史奈克是誰?或者說是什麼東西?我好奇。

  然而在閱讀之間就忘記了原先盤據在腦海裡的疑問,就好像火車坐一坐看著沿途的風景突然間覺得要到哪裡去並不是那麼重要一樣。很快的就投入到情節之中,為慶子、織口而悲傷,為敗三人組和渾帳二人組而憤怒,為神谷父子感到憂心,更好奇著究近宮部安排了什麼樣的結局在等待這一群眾生。

  就在我完全忘記原本搭上火車的目的是什麼的時候,突然一瞥而見車票上的起訖站。「史奈克」這個名詞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所謂的史奈克,是故事中出現、身分不明的怪物名稱。
   而且,抓到它的人,會在那一瞬間消失無蹤。就像如果殺死影子,自己也會死掉的那種恐怖小說一樣。」

  她繼續說,所有的人在冒出惡意的那一剎那都成了怪物。你抓到了那種叫史奈克的怪物,於是「你」消失,「你」不再存在。取「你」而代之的,那個原先是「你」的東西,現在被稱呼為史奈克,怪物。

  她繼續說。然而我總覺得問題應該出在其他的什麼地方,像織口先生這樣的人不應該成為那種怪物的。

  看到這一段,簡直不曉得該嘆宮部真是的溫暖的作家,還是反省一下看多了浦澤直樹的自己。

  就和影子一樣,我認為惡意這種東西是潛伏在我們的生命因子裡的,而它是不是會爆發出來,端看個人造化。責任既在社會,也在自己本身。若是社會造成惡意勃發,然而那也不過是將一枚炸彈交到某人手上,至於要不要引爆,要在哪裡引爆,這仍是由那個某人的意志來決定。

  而我也不相信世界上沒有純粹的惡人存在,如果說我們都承認世界上有像雷莎修女一樣心地善良到讓人感動,為什麼就不能承認也許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人由於各種的原因可以作出各式各樣殘忍恐怖的事?

  所以老實說我看到渾帳二人組被槍決的時候心裡還蠻痛快的。有些時候對於一些人,就是會覺得直接了當的賞顆子彈都還是便宜他了。雖然這種心態也是蠻要不得的就是。因此,若要描寫,我會選擇描寫劊子手的罪惡,而非眾人對劊子手的厭惡。

  罪與罰之間的關係總是撲朔迷離,並不總是像小說裡的這樣能夠明辨清晰。也因此,在閱讀小說之中能更理直氣壯的發揮情緒吧,畢竟在現實之中,誰又能信誓旦旦的說他知道所有的真相?

  接著是關於慶子的感想。我可以說在現實生活中自己大概跟這種類型的人合不太來,除非有什麼特殊的契機能讓我感受到她除了享受跟撒嬌之外還有多那麼一點東西。很可以明白同事稱呼慶子為「蚱蜢」的想法啊。然而無論如何,比起無勢利厚臉皮的慎介,我還是比較喜歡愛恨分明的嬌貴大小姐,這也許是因為社會中前者太多的緣故。

  最後,「獵捕史奈克」讓我想到了同樣是在一個夜之內,許多人發生了許多事的「夜之後」、影子被迫與自身分離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還有必須獵捕/接受幻影的「龍族」森林。終究,一切我們對外的探索,不過只是想要了解自身以及他人內心,而所作的努力吧。
25 06-2005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77-05dee7c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