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櫻闇/篠田真由美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平裝 472 頁
ISBN: 9571034444
出版社: 尖端
出版日期: Jan 3, 2007



  本書為短篇集,收錄〈烏斯庫達拉的天使〉、〈井中惡魔〉、〈塔中公主〉、〈歪曲塔的冒險〉、〈迷宮裡死者棲息〉、〈圍繞永恆的螺旋〉、〈奧菲莉亞,飛走了〉、〈神代宗的決定與憂鬱〉、〈汝名為天空之色〉、〈櫻闇〉等十篇。   我覺得這十篇小說隱約的以「牽絆」這樣的主題貫穿其中。雖然說,「牽絆」的主題在各類小說與漫畫中幾乎是要被用爛的梗,但用在以角色魅力吸引讀者的小說中,就算明知是梗我還是啃的很高興。因此之故,這本《櫻闇》我是以一種「櫻井與親友團軼事集」的角度在看的。
  首篇〈烏斯庫達拉的天使〉場景拉到了土耳其。篠田的文字敘述相當優美,雖然只有短短幾句話,但整個城市的輪廓也就出現了。這篇雖然有謎團,但正如櫻井所說的,這只是「類似推理小說」、「公平不公平的爭論,可不要這個時候拿出來喔。」的故事,當成一個櫻井番外篇來看或許會比較開心吧。

  倒是,我很喜歡篠田在〈烏〉中藉由房子與裝扮來講述「天使」這個種族在那個社會上的困境。無論是服裝、美麗的木格窗子乃至於室內的格局,都有它們存在的理由。只是,有多少人會意識到這些理由呢?

  看到現在,會忍不住覺得篠田其實是對女性議題相當關心的作家。她的小說多多少少都會觸及到一些女性的困境。儘管筆墨用的不多,看似輕描淡寫,但總是能引起一些想法,就像石子丟入水中激起漣漪一般。

  〈井中惡魔〉的發生地點是個相當有趣的建築。剛開始我以為那是虛構的地方,在後記中得知是真實的地點時,真是忍不住有種「啊啊好想去啊!」的感覺。石洞特有的冰冷觸感、青苔生於地底的味道,天井上投射下來淡淡的天光(←這些是妄想,Pozzo di San Patrizio的照片請看這裡)......如果遊客不多的話,我也想和櫻井一樣在那裡面冥想一番。(若是不怕阿飄的話)那想必是個沉澱心情的好所在。

  〈井〉這篇小說的結構基本上可分為前後兩段。前段深春和蒼的一搭一唱真是看到讓我噴飯(妹尾河童都出現了....還能不賞個噗嗎?)中間櫻井被惡意對待的事情(←據說是作者的親身經歷)讓整個氣氛開始凝重了起來,才出現了最後〈井〉的世界。

  櫻井與蒼的牽絆戲碼在事件之謎解開後正式堂堂上演,這方面波欄萬丈的情緒起伏我就不多描述了。其中比較讓我在意的是,雖然櫻井說「語言是比鍛鍊腕力更快的捷徑」,但我想這終究只是對櫻井這樣的人來說是捷徑。普通人的話隨便笑一個再怎樣都不會被認為是惡魔吧!看看人家深春單打獨鬥的跑過這麼多個國家,身為一頭熊都能跟歪果人溝通了......。
cross_darkPozzo di San Patrizio的相關介紹與圖片:
1:這個第三頁有立井的剖面圖
2:這是介紹Orvieto名勝的照片集

3:立井的外觀

  〈塔中公主〉的敘述者由京介改成了深春,氣氛顯得熱鬧些。中間那段偽BL的劇情可真是發展同人小說的好題材。

「可是栗山先生和櫻井先生不是情侶嗎?」


多單刀直入的問話啊!(後面深春的反駁一概無效。)火村和有栖川,多學學人家吧(笑)。

  基本上,〈塔〉的劇情走向不太令人意外。賣點是看深春被耍的團團轉(?)

  〈歪曲塔的冒險〉和〈圍繞永恆的螺旋〉這兩篇有點姐妹篇的感覺。故事的原點都是同樣的一名女子,然而由於她在不同時期的不同作為,使得週遭的人對她各自抱持著複雜的感情。這樣的感情,在〈歪曲〉中讓童年舊友意圖解開過往的謎團,以便釐清兩人之間的恩怨;在〈螺旋〉中則讓親人意圖執行一場審判,以「讓正義的天秤得到平衡」。

  歪曲的何止是塔,而螺旋--「明明看起來就快到了,卻怎麼走都只會錯過而到不了」的雙重螺旋又何嘗不是本應親密,但實際上卻異常疏離的親友關係的象徵?

  到頭來其實所有的動機都是一樣的。前提都是「因為我們無法拯救已經死亡的人」,只是解決的方法--實用的「遺忘」與浪漫的「補償」--之間產生了無可避免的矛盾。這樣的矛盾是無法解除的,正如同互相圍繞著空虛周圍的雙重螺旋無法相交,最好的情況,也只能以假設語法說「或許,在不同的狀況下相遇,便能譜出完全不同的故事。」

  在〈歪曲〉與〈螺旋〉間穿插著〈迷宮裡死者棲息〉。這篇小說最不缺的,大概就是突兀的舉動吧。故事的開頭,突兀的舉動由深春演出,背景是雨中的山城,由是,製造出一種神祕迷離的氣氛。中段,突兀的舉動則由原本應是個性開朗的深春舊友松尾擔綱,背景也從山城轉移到了山莊。相較於松尾帶出的野口式氣氛,山莊背後的故事真是加倍的令人感到清新可喜。最後的突兀舉動重頭戲自然是偵探櫻井擔任,這是幾乎是每個(本格)偵探的本能舉動,所以雖然以故事中人來說,櫻井的舉動是很突兀,但對故事外的讀者來說,或許反而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

  如同許多小說,〈迷宮〉也是一個充滿了誤會的故事。可是這樣的誤會畢竟因為一個決定性的差異而獲得了冰釋的機會。我想,〈歪曲塔的冒險〉、〈迷宮裡死者棲息〉、〈圍繞永恆的螺旋〉,連同後面〈汝名為天空之色〉的這幾篇,都是要表達相同的概念,「活著這件事總是在當下」的這個概念。逝者畢竟已矣,活著才有希望。

  而從〈歪曲〉、〈迷宮〉、〈螺旋〉三篇京介都有說出「重要的是該如何活下去」這一類的話中,也可以看見被認為是「無機質的水晶」、「惡魔」的櫻井京介,實際上是相當執著於「活著」這個概念的人。雖然說這樣的積極感覺起來是較存在主義式的,但畢竟仍是一種積極。

  〈奧菲莉亞,飛走了〉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場只有兩個主角,但戲劇效果強烈的舞台劇。開頭是逐漸淡化的嘈雜,接著是一片寂靜的暗,只有強烈的燈光打在敘述者的身上。敘述者是個年老的紳士,倚靠在木質的吧台上,桌上一杯琥珀色的酒,與身旁的青年攀談。兩種不同的燈光交錯的游移在兩者身上,然而櫻井始終半隱在色的背景之中。

  《哈姆雷特》中的奧菲莉亞夾在親情與愛情之中飽受壓力,正如同〈奧〉中的年輕女子受制於丈夫蠻而強烈的佔有慾之中。

  「長長的髮在水藻中搖曳,可以看見被純白禮服與透明絲襪所包裹,小小的珍珠色腳指甲,就像是奧菲莉亞一樣,沉入水中的內人......」



這幅景象的確類似John Everett Millais所繪製的《Ophelia》(1852)

SirJohnEverettMillais1851.jpg

畫面中,奧菲莉亞張開雙手,嘴唇微開。在看似要傾訴什麼的那瞬間,時光凍結在她的臉,於是那個「什麼」將永遠不得而知。就連櫻井的解釋,也不過是另外一種較合理的說法。

  〈神代宗的決定與憂鬱〉與〈汝名為天空之色〉兩篇,真的是相當「番外篇」式的小說。就是給喜歡角色的讀者一點「沙必死」。不過我倒是很爽快的被收買了就是。

  〈櫻闇〉是和這本短篇集同名的短篇作品,放在最後面,多少也有點壓軸的意味在吧。蒼的過去已經全盤揭曉了,但是京介的過去還隱藏在迷霧之中。〈櫻闇〉或許可視為一盤小菜,揭露京介過去的一角。

  「櫻樹與屍體」這項日本傳統元素充斥在許多作品之中,幾乎已經成了一種象徵冷清、迷離、華麗、死亡這些元素集合在一起的符號。〈櫻闇〉的基調便由此而生。看這個短篇,不知怎地我想到了《魔女死之屋》,她們具有同樣的氛圍。

  不過......看到櫻井「轉大人」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會想到在〈汝名為天空之色〉中,深春對蒼說的話:

「第一次交給專家比較好喔。如果被什麼都不會的人搞砸了,之後可是會留下心靈創傷的。」


(爆)。

  我很喜歡這本短篇集,也很喜歡篠田的後記,可以窺見故事背後的故事。另外,在後記中,篠田講了一段我覺得深有同感的話:「我不認為用真正的推理小說建立角色,用角色的魅力吸引讀者,這些事情是邪門歪道。同樣的,用故事的趣味眩惑讀者以好,推理小說不是推理謎題的圖解也好,這些也沒道理說是邪門歪道。角色或故事與推理小說的理論可以同時滿足,那才是理想。」雖然翻譯有點不順暢,不過大致上可以理解無礙。
09 02-2007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2

コメント

看了這篇介紹
我也很想看這本耶
(在研究室等您囉! *羞*)
  1. 2007/02/11(日) 12:34:39 |
  2. URL |
  3. sodom #-
  4. [ 編集 ]
XD
你哪天有空call我就可以拿給你了。
最近應該是不太會去學校:p
  1. 2007/02/12(月) 00:58:37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756-e928cdf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