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夢˙邂逅˙魔性/森博嗣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平裝 344 頁
ISBN: 9571033898
出版社: 尖端
出版日期: Oct 16, 2006



你只須繫上餐巾,
將刀叉拿在手中,
二話不說地享用就是了。


                   --引自《夢˙邂逅˙魔性》


本文提及故事情節及謎底,未讀勿入。


。色是墨水,墨水寫角色

  《夢・邂逅・魔性》是V系列的第四集。這次,因為參加電視台的節目,舞台從那古野移到東京的電視台。整個故事的基調因而與先前《貓的三角》、《玩偶娃娃蒙娜麗莎》、《月的呢喃細語》基本上環繞在「家族」之間的封閉感覺有些不同──簡直到了可以從書中直接看到電視台乾淨氣派的櫃檯、單調而毫無個性的走廊佈滿耀眼日光燈的景象的地步。

  在此,簡單的提一下《夢・邂逅・魔性》的故事大綱。為了贏得旅遊大獎,香具山紫子使用了簡單的敘述性詭計(狡辯?) ,讓小鳥遊練無和在丸紅子與她一起參加N電視台的《QUIZ 30‧女大學生搶答》。保呂草潤平也順便跟了去「處理一件極其無聊」的事情。

  而就在小鳥遊等人預錄節目時,節目製作人柳川聖志卻莫名奇妙的死在一間密室裡。更奇怪的是,眾人聽到的槍聲只有一發,但死者身上卻有兩個傷口。這是怎麼回事呢?意外成為發現者的保呂草潤平與新角色稻澤真澄這兩名偵探受到柳川未亡人高野真紀的委託,想要查出真相。調查的過程中,卻發現有疑似幽靈的女人在柳川的身邊出沒……。

。角色很華麗,華麗是小鳥遊

  不知不覺間,森博嗣V系列的中文版也出到第四集了。若是從《貓的三角》開始看起的讀者,想必對森博嗣在V系列的創作理念──「簡單、銳利、辛辣」有了相當的體會。而對於此系列中各具特色的角色,也多多少少開始有自己的偏好了吧。

  但總是四個角色攪和著也仍嫌太過單調,於是森博嗣添加了許多有特色的配角,如貌似遲鈍,卻出乎意料的會吐槽的森川素直、與紅子、林刑警之間有著曖昧三角關係的祖父江等等,讓他們視情況出現,與主角擦撞出更多火花。

  本書所出現的新角色則是個性陰沉的稻澤真澄。是一開頭似乎很難讓人判斷性別的角色。說的話少,行動力卻似乎頗強。和保呂草潤平兩人站在一起或許很有那種互補的感覺。或許是因為稻澤的話不多,因此在書裡的感覺並沒有很亮眼。但卻也不是會讓人輕易遺忘的角色。給人的感覺,就如紅子說的,稻澤是「屬於最神秘的那一類型。」吧。

  另外,相信看完本書的讀者,對於小鳥遊練無在本書中活躍的程度都會印象深刻。耀眼誇張的裝扮、與立花亞裕美的兩人冒險、最後華麗的飛踢等,堪稱本書中最活躍的角色,就連一同參賽的女孩子們,到了最後也成了「小鳥遊迷」,追著要簽名。也難怪節目製作單位會將在丸等人組成的隊伍稱為「小鳥遊隊伍」而非「香具山隊伍」了。

。小鳥遊有性別,性別是價值觀

  提到小鳥遊,不得不提到的就是他的男性身分與女性化裝扮。在這裡,筆者想再提起另一個森筆下有著類似特徵的角色。

  還記得SM系列中,有個性別曖昧的助教國枝桃子嗎?國枝助教雖然有個女性化的名字,卻擁有普通人第一眼看會覺得是男生的外型。外型如此,她的個性也一點都不「女性化」。雖則如此,森博嗣也沒有依照一般人認為「男性化的女性就是女同性戀」的刻板印象而將她設定為女同性戀者,反而讓國枝助教在某集悄悄的結了婚。

  而在V系列中,森博嗣則又將小鳥遊練無這個角色設定成喜歡穿女裝的男性醫科高材生。不同於國枝桃子還擁有一個可識別為女性的名字,小鳥遊練無這個角色,連姓名也中性化了。加上練無的「天生麗質」,此時真是「安能辨我是雄雌」了。

  在《夢˙邂逅˙魔性》的開頭,森博嗣就這樣寫道:

   與短髮高個兒的香具山紫子相比,身材嬌小而留著長髮的小鳥遊練無在預
   設條件下儼然是個美少女。聲音也差不多是練無的比較尖。再者,今天的
   紫子又穿著色運動衫外加色牛仔褲,一如她平日的男孩造型。

  從這段文字,除了可以發現森博嗣認為小鳥遊「在預設條件下儼然是個美少女。」外,另一方面也同時確認了「貨真價實」的女性香具山紫子,則是個愛好作少男打扮的少女。這樣的角色設定會是偶然的嗎?或是背後另有深意呢?

  除了上述三人之外,本書另外也出現了一個性別曖昧的偵探稻澤真澄。某種程度上,稻澤簡直就像是國枝桃子的翻版、小鳥遊練無的鏡像一般。而透過國枝桃子、小鳥遊練無、香具山紫子與稻澤香澄,森博嗣帶給我們的,則是沒那麼典型的性別形象。

  或許可以說,如果犯罪動機、被害者之間的關連等等都可能僅是「社會價值觀影響下所強加的穿鑿附會」(註1),那麼一般人習以為常、用來判斷他人性別的觀念,又何嘗不是受到社會價值觀所影響的穿鑿附會呢?

。價值觀很堅定,堅定是邏輯

  而在《夢˙邂逅˙魔性》中,森博嗣不僅非常努力的企圖去解構「社會價值觀影響下的穿鑿附會」,或許我們也可以說,他也同樣努力的去解構「推理小說讀者既有的價值觀」吧。

  怎麼說呢?

  在故事之間,森博嗣插入了許多犯人的獨白。而經由敘事者保呂草潤平之口,不僅能了解這點,同時也知道了這些獨白「是事後根據犯人本身回想而娓娓道出的內容,所以並未按照時間順序。」而在得到這件情報的同時,也確立了「獨白者=犯人」的想法。而犯人的獨白又與過去的事件有所牽扯,寫成等式,會變成這樣:獨白=過去的事件、過去的事件=現今事件的導火線=犯人是過去事件的受害者。這樣的一連串等式下來,犯人的身分似乎呼之欲出了──只要找出誰是過去的受害者,誰就理所當然的是犯人。好簡單的故事啊!──看慣推理小說的讀者,或許腦袋裡立刻就會浮出上述的等式吧。

  然而,繼續讀下去,會發現過去的事件基本上沒有什麼太多可疑的地方。死者的確是死了,而也沒有蓄意謀殺的證據。那麼,到底是誰,又為了什麼要殺人呢?又為什麼犯人的獨白看起來和過去的事件那麼相關?

  這,或許正是森博嗣意欲消除的「穿鑿附會」。事件與事件之間看似有深厚的連結,到頭來卻發現,原來這都只是單方面的幻想。是犯人單方面的幻想,也是讀者單方面的「想當然耳」罷了。

  藉由這樣的消除「事件與事件之間的關連性」,森博嗣也因此得以提供另一個除了具有邏輯上的合理性之外,更具備了「意外性」的兇手──伊藤雅實。

。邏輯是文字,文字是遊戲:You may die in my show

  如同之前的解說所言,森博嗣也加入了「文字遊戲俱樂部」。在《貓的三角》中,他在目次裡用了對稱的手法,讓標題與標題有了整齊一致的規律性,也與書名乃至故事的內容產生了某種微妙的連結性。而想必讀者也已經發現,在《夢・邂逅・魔性》的目次裡,森博嗣又玩了花樣。

  這次,他使用了「頂真」的手法將每一章節的標題都串接起來。大略的將一章的情節以象徵性的物品,如「電視機」、「雷電」等標示出來。在讀完小說之後,不妨回過頭去瞧瞧每章的標題與章節內容是如何對應的,這或許也是一種樂趣吧。

  森博嗣的玩心,除了目次之外,也表現在書名《夢・邂逅・魔性》上。本書的日文原名為《夢・出逢い・魔性》,日文念做yume・deai・mashou,念起來恰好與副標題You may die in may show類似。是森博嗣繼SM系列《封印再度》與”who inside”(註2)之後,又一諧音雙關的書名。

。遊戲是獲勝,獲勝是機率:可能性的頂點

  在筆者的感覺中,V系列雖然有著類漫畫式的設定,但森博嗣仍力求「合理性」。這種對於合理性的要求,在「為什麼他們總是碰到殺人事件呢?」這個問題上或許也能看的出來吧。除了《貓的三角》外(畢竟誰都有可能碰到一次殺人事件啊),其餘的作品中,森博嗣都透過保呂草之口提出了某種程度的解釋。

  在《玩偶娃娃蒙娜麗莎》中,保呂草潤平提出了「乾燥劑說」。在《月的呢喃細語》中,則由保呂草潤平提問,而由在丸紅子提出了「或然率說」。在《夢˙邂逅˙魔性》中,保呂草也來上了這麼一段:

   基於這個理由,所以我們充其量只能做出咋咋舌頭,埋怨「人算不如天算」
   之類的反抗而已。就用一句經常被拿來表現,實際上卻毫無意義的台詞下
   個註腳吧:

   那或許正是我們的命運。

  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樣的說法呢?真是讓人相當的期待啊!

註一:引文見《貓的三角》書後解說。
註二:《封印再度》日文為ふういん さいど,發音為fuuin saido,與英文”who inside”的發音近似。



本文為《夢˙邂逅˙魔性》中文版書後解說。
25 10-2006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704-ed31ddd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