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嗤笑伊右衛門(未讀勿入)



  還蠻喜歡京極夏彥的,記得第一次讀姑獲鳥的夏天時,整條脊骨涼浸浸的感受。後來時報又出了魍魎之匣,讀完只覺得太扯,且對裡面那拉裡拉雜的敘述開始沒了耐心。一直到上大學以後,重新翻看,才又找到京極這些小說的魅力--不在推理(這種理要推的出來好像也蠻難XD)、不在鬼怪(雖然的確有種神秘的吸引力),而在於一種氛圍,理性與怪談悠悠同坐在爐邊的感覺。
  看書的時候,書中的場景常常會自動的浮現在腦海之中。每個作家都會有他專屬的佈景,帶著一種獨特的氣氛。以京極來說,給我的圖像則是暗黃色的圖像,圖裡有一條長長的陡坡(斜面或正面都無妨),路旁有柳樹。若是有個男人在爬坡那便是關口了,若無男人在爬坡,則京極堂的影像會更清晰,像是台灣日據時代的平房那樣的木造房子半掩著門,是店家又不像店家的地方。


  也為了享受這種腦海圖像,所以我比較喜歡在家裡看書。話說回來,台大誠品好像越來越不打算讓人在店裡看書了,可以坐的櫃子一個個被撤掉。還是女書店好啊。


(還是標個未讀勿入好了)


  帶著這種氣氛我翻開了嗤笑伊右衛門,原本以為能夠繼續享受這種怪談氣氛而又不用擔心鬼怪騷擾,畢竟是四谷怪談改寫的啊。再加上好奇這能被寫成什麼樣的推理小說,於是在茉莉看到時,就買了下來。


  不過這簡直就是悲慘故事大集合。讀到阿袖的故事已覺不忍,對阿岩的心思更是覺得有種深沉的悲哀(這時候某方面的思路會自動跳到女性主義運動XD),然後頗敬佩伊右衛門,可在看到民谷父女與伊右衛門的想法觀念時,卻也忍不住的覺得有些時候意識形態真是殺人不長眼的玩意。(趁機來推廣下哲學好了,念哲學的好處就是到處去找各式各樣的理論性破綻,從而自單一的觀點解放。)而整個故事,如同所有的悲慘故事一般,全部奠基在人與人的誤解、自以為體貼(這兩個其實是一回事啊),還有蓄意的騙局之上。然而設下本書最大陷阱的伊東,卻也是上一個陷阱的受害者,這筆糊塗帳簡直不知道該掛在誰的身上。就這樣,一個騙局連接了下一個騙局,三種體貼卻都無法傳到對方心裡,為數眾多的自私織就了一張網,牽連了所有的螞蟻往蟻獅的陷阱中落去。書中篇章以身分標誌,似乎也在呼應著書中人物因為身分的變化而必須採取/希望採取的種種行動。


  也難怪本書會得泉鏡花賞了。書腰上寫的詭異淒美四字全然不誇張。而看完之後的心情則相當鬱悶。有各式各樣的感想,卻都無法順利的表達出來,終究是因為想到A後馬上就會想到與A立場相反的B想法,從而再次體認到人總是困在世間的網中,我與書中人物的差別並不見得有那麼的多,相同的,遇到一些事時,能採取的應變,也都總是有限的。


  至於這些行動所導致的後果是悲是喜,總之無法預料。而在發現這一點的同時,闔上書的我就開始鬱悶了,以致於看完之後過了很久,才能再看到這本書的封面。


   最後我要怒的就是書名。大概只有學道學佛的才能笑的出來吧,人性的貪痴愛憎確實可笑。然而我只是普通人,這麼悲慘的書配上嗤笑伊右衛門的書名,縱然是反諷,也太過悲哀了。


===


原文發表於ptt 台大推研社版


===
15 06-2005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7-09d9022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