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由於男人都不在了/菲利普.貝松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膠裝 300 頁
版本: 第1版
ISBN: 9861730583
出版社: 麥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Mar 1, 2006



書摘




我十六歲。我跟這個世紀一同出生。


直到我們的精液在彼此疲憊的身軀上乾涸之後,你才終於決定開口說話。直到我們完成這個莊嚴的交合儀式之後,你才覺得自己有辦法再發出隻字片語。當然,我知道你又要開始提跟戰爭有關的事了,你沒辦法談別的了;這個糾纏在你腦中的想法根本揮之不去,而且還重重地壓在你身上,簡直已經變成你的一部分。你說:真正體驗戰爭的滋味,不能光憑徵召入伍或抵達陌生壕溝前線就夠,也不能光靠和難友們交換的頭幾句拙言淺語--大家從隔天開始可能都一樣小命難保--不能靠在冰冷的泥漿裡焦躁不安地等候,更遑論大吼大叫的命令:真正的戰爭是你第一次鑽出壕溝,開始衝鋒陷陣的那一刻才算。這個確切的時刻,這個初次的體驗,才是真正的戰爭,是屬於你的戰爭,也是你最大的冒險。這種身體的暴露,這樣的一份奉獻,就是最大的冒險。你得先生活在這樣的時刻,才有辦法體會這種既完整、徹底又難以踰越的恐懼,才了解這是多麼荒誕不經,才知道這根本就是在自取滅亡。這些事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能夠體會。對你們所有人來說,是很難理解的。然而很奇怪,對於你們的無法理解,我居然很不諒解,即便他們根本沒有錯。那些活著的人,我就是感到不諒解,因為他們根本不知死亡是什麼;對於那些留下來的人,我無法諒解,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離開;有些人很喜歡描述一些自己沒經歷過的事情,對於他們,我也感到非常不諒解,因為他們根本什麼都不懂。而這一份惱怒,其實也是幫助我堅持下去的一種方式。我問:對我,你一樣很不諒解嗎?你回答:對你,我根本無法真正氣惱,即使那些特點你都具備,那些事情你都不必承受,即便你其實就是我最不該諒解的人。那麼久以來我都一直深愛著你,又怎麼能夠不諒解你呢?

......

你說:原諒我老是跟你講一些有關死亡的事,其實我們應該很單純地只談論愛情。我當然不會怪你。死亡日復一日糾纏著你,除了這個之外,你又有什麼辦法去談論別的事情呢?更何況,假如沒有死亡,假如你的生命沒有受到它的威脅,我們兩個有可能在一起嗎?當然,我非常討厭這場戰爭,不過卻也從中獲得了一些好處,因為這場戰爭將你推向了我,是這場戰爭將你加速推向我的懷抱。你說:不要說這種話。我不想聽見這種話。既然你這麼要求,我就再也不說這種話了。

......

我同時也想像著那些亂葬崗,想像著那些不知名的枯骨和無法辨別身分的屍首,它們統統都被堆在一起,接受這輩子最終的侮辱:某個人的斷肢殘臂疊在另一張殘缺的臉龐上,然後全部一起埋到地底下;這片大地來者不拒的接受了一切,我們失落的年輕時代,便是在這裡腐朽潰爛。

你說:我不該再談論這些,可是實在做不到啊。

我說:我喜歡你的肌膚,你的味道,以及你那戰鬥中的人生。我聽著你說話,心裡想抓住的卻是你的肌膚、你的味道,以及你那戰鬥中的人生。我知道,能夠躺在你懷裡才是最重要的事。我知道再也沒什麼比得過這一切,也知道戰爭和那些負面回憶,一點都沒辦法破壞這一切。我,現在就躺在你敞開的懷抱之間。我知道和你在一起的初夜就是一場重生,彷彿是初臨大地,一道令人眼花目眩的明亮光線。其他的,所有其他的一切,包括痛苦、恐懼,我都和你一起分享。亞瑟,我在這裡。你需要的是忘記那一切,拋開那一切。你需要放鬆一下,只要一丁點、一下下就好,一切就會改觀了。你說:你說的對。對我而言,能夠和你在一起是一件值得讚嘆的好事。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

破曉時分,我凝視著你靠在右手臂上的那張面龐、你脖子上的皺摺,以及你肩胛骨上的凹陷--窗外的太陽在這裡折射出一道光芒;我凝視著你背上的那些痣--好像是在預告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我凝視著你那長滿細毛的臀部--床單滑落在那道充滿彈性的曲線上;我凝視著你那深沉的睡眠。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這一刻永遠屬於你。


我心裡想:血脈不及精液重要。

你說:我是一個沒有父親、沒有兄弟也沒有後代的人。雖然來到了這個世界,卻和這個世界搭不上任何關係。我是一個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人,找不到人可以分享我的歷史,走過的地方也不會留下任何足跡。所以,等我死後,消失的不光是我的名字,甚至我整個人生都會被否定,煙飛滅散。不會有人記得我的存在。你說:你,凡松,你願意成為那個記著我的人嗎?

我說:你現在還活著。我既不知該怎麼以過去式來談論你,也不知道該如何以過去式來思念你,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的問題。

你堅持說:無論我哪時候死,不管明天,或者十幾年之後,你都會記得我,你都會記得我這個人,是不是?我心裡想:將來無論發生什麼事,這一段親密無比的時刻、你那有力的擁抱、你在我頸項上的呼氣、你的沉默和你說過的話,都會永遠存在。還有我們彼此注視過的眼神。於是我說:是的,如果有一天我們無法再相見,我一定會清楚記住你的眼神。

.......

我做出這個保持靜默的誓言,希望能讓一切維持絕對的純潔,希望一切都純潔無暇。所有的話我都寫在學校的作業本上;我偷偷地將那些話潦草地寫上去,像個墜入愛河的小女生那樣。我的話只用來保存已經發生過的事,為那些足跡做見證。我以這種方式,來回應亞瑟的希冀:別讓我們的人生消散於忘鄉當中。

除了自己的故事之外,難道還能述說別人的故事嗎?


我帶著我的死。
我帶著我的死一同上路,我不會回來,除非我死了。
18 10-2006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2

コメント

很美,很有哲理.....(一股詩人般的苦味)
  1. 2006/10/19(木) 12:45:56 |
  2. URL |
  3. maja #-
  4. [ 編集 ]
剛開始看這本書的時候本來覺得淡淡的。直到某個時刻才叮的一聲敲到了什麼。接著就開始夾紙條遊戲。並且好奇在我回過頭來看這些片段的字句時還會不會有當初的悸動。

留下來的是在紙片篩選中最後的贏家。然而或許某天讓我再去翻開書的卻是段與段之間的刪節號。

我好奇我到底刪掉了什麼。
  1. 2006/10/22(日) 02:23:49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696-724c4eb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