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眩暈/島田莊司

vm04mp2l3wu065jn.jpg


  我是在北海道看完這本書的。恰巧御手洗和石崗也飛到北海道辦案,想到這裡,突然間有種現實和虛構交融的感覺,就像讀本土推理,看到熟悉的風景出現時會出現的一陣暈眩感,在異國竟也遇到了。只是看著描述,怎麼看怎麼覺得我和御手洗所在的,或許不是完全重疊的北海道吧。

  書上是這樣描述北海道的:

「....在本州未曾看過的廣闊土地在眼前展開,陽光照在身上,但接觸空氣的雙頰卻有涼沁沁的感覺,令人生起終於來到北國土地的實際感。....
  ....我在車內轉頭回望,只見旭川機場建在小山丘上,噴射客機的巨大尾翼在高台上重疊顯現。路邊的房屋佈滿塵埃,板壁被污染成灰色,看起很陳舊,只有鋁窗框在陽光照射下發出銀色的光輝。家家戶戶所擁有的空間,看來都不可能附設庭園或停車場。我覺得好像離開了日本,與狹窄車窗中鑽入的冷空氣一起,帶來置身於貧困異國的印象。
  ....在車上就座後,我也不想打擾他,將視線轉到窗外,觀賞北國風景。北海道的房子很有特色,基本上看不到瓦式屋頂,多數是塗上鮮紅或艷藍色彩的薄鐵皮屋頂;而且,為了讓雪容易自然掉落,屋頂的斜度頗大。路上行人很少,貨車和轎車也不多見。
  列車到達車站,巨大的原木在寂靜的站內空地上堆得高高的,讓我想起過去的英國之旅。荒涼的土地、難得一見的人影,在廣闊原野上散佈的農屋村落,這裡與英國倒有幾分相似。但兩者也有根本的不同,同樣是散的情調,英國的鄉村像圖畫般美麗,此地則顯得貧困俗氣。屋頂的鮮豔色彩、廉價的薄鐵皮材質、每經過小村落必建的成群廣告牌....都讓人感到俗不可耐。英國鄉村的房屋與房屋間有非常敞的距離,而這裡的村落,就像玩推擠遊戲一般,房屋緊挨房屋在一起。是不是因為英國不准買賣土地的緣故?但即使在國,鄉村的房屋也沒有這麼密集。看來,這是恐懼獨門獨戶居住的日本人心理所形成的吧。
  當我正這麼想時,周圍的風景已變成原始森林,時光彷彿倒退了幾百年,林中一條小河蜿蜒,沒有水泥河堤,岸邊草木繁衍,一直長到水中,河水則清見底,波光瀲灩。這樣美麗的自然水景,在本州已無緣一見。這裡沒有房屋、橋、廣告牌,未經人手玷汙的自然景觀絶不遜於英國。」



  我覺得北海道的房子沒島田說的那麼差。雖然不是全部都很漂亮,也有奇怪或是破舊的建築,不過至少各有特色,還蠻不錯的。自然風光部分則就相當漂亮,整個是無話可說。接續下去,書中提到了鮭魚魚梁讓上游的鮭魚消失無蹤,有趣的是,我在飛機上看到的介紹,卻說魚梁是為了保護鮭魚而設?或許是上游於下游之間的爭執吧。

  《眩暈》對我來說,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小說(或許把過多的環境污染部分消除掉,讀來節奏會更加順暢)。因為在我看來,御手洗潔這次的案子有一半是以解讀文本(手記)的方式來破的。更妙的是,並非只有御手洗企圖以文本解讀的方式來解釋這個案件,他的對手古井教授亦然,只是兩者的出發點不同,而導致了兩樣的結果。

  比較讓人仍有懷疑的是對於「焦的人」一節所做的解釋。我覺得御手洗的解釋在此變得稍嫌牽強。或許無法以正常的方式溝通,但人臉上的表情、空氣中流動的氣氛等等並不會因為這樣而減弱多少。就算陶太處於震驚的情緒之中,但一邊寫手記時,難道不會重頭思索嗎?恐龍的部分亦然,我比較無法接受御手洗對這兩者的解釋。

  而石岡在聽到古井和御手洗討論,所想到的「在我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個裝著活生生人頭的玻璃圓筒型容器。就像水栽風信子球根一樣,人頭被左右的金屬支架撐住,置於玻璃容器的上方,斷面浸在像生理食鹽水般的藥液中,透明的液體內不斷升起氣泡。垂掛在人頭下方的許多管子,則類似風信子的根鬚,與玻璃容器外的維生裝置相連。人頭瞪大了雙眼,還能張嘴說話。」我聯想到的是張草滅亡三部曲中擁有超能力的人頭們。確實是一模一樣的場景。不可思議,但在各種媒介的作用下已不陌生的場景。

  御手洗在《眩暈》中,很早就看穿了犯案者的身分,因此焦點也就放在手記所提出的疑問上,兇手的身份反而成了次要的謎題。這和《占星術》一書的架構基本上是相反的。《占》中,手記基本上是不受(大眾)質疑的,而兇手的身分才是焦點所在。另外,兩者皆提及了「完美」與「復活」的概念。在《占星》中是完美的女性「阿索」,而到了《眩暈》中,卻成了兼具男女兩性性徵的雙性人。復活的方式也各異其趣。

  比較有趣的是兩書中透露出的福爾摩斯印象。1981年的《占星》中,御手洗就這個話題發表了長篇的意見(重看《占星》,御手洗和石岡之間的對話,還有石岡的內心戲真是讓人捧腹不已。),中間經歷過1985年《被詛咒的木乃伊》,將島田透過御手洗所認為的福爾摩斯形象做了進一步的發揮,到了1992年的《眩暈》,御手洗種種脫線行為,例如學狗叫、跳舞等等,讓我覺得或許島田是透過這種方式向福爾摩斯致敬吧。

  另外,「眩暈」在醫學上似乎是一種疾病的正式名稱?小說《眩暈》之名與其內容或許也有相呼應的成分在吧。

小孩、老人、孕婦的眩暈(未讀者勿按)
15 07-2006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7

コメント

有雷

這本書的開頭非常吸引我
不過讀到一定的程度後.就開始懷疑又要變成 "暗坡的食人樹" 或者 "北方系鶴2/3殺人" 之類的華麗得過頭的設計

我個人覺得核心詭計的部份其實有點老套
讀到一半就聯想到亞森羅蘋系列的 "奇怪的屋子"
接下來又讀到水的漩渦方向
心中大概就有個底了(但是又懷疑真的會這麼誇張嗎...)

讓我誠心佩服的是島田使用理性邏輯分析看似超現實的詭異事件.但是此篇的一些設計略嫌牽強
就讀三類組的我來看.
書中關於環境保護.畸形兒等等的內容
當然大多是正確的
不過扣除譯者的翻譯錯誤之外
其實現今看來並沒有像書中說的那樣嚴重

關於福爾摩斯與華生的設計
我倒是覺得柯南道爾的設計有人性多了
御手洗這個角色我覺得深度不足
行事風格看得出為了刻意設計而刻意設計
所以我沒有特別喜歡他的作品

眩暈是日文的說法.在中文裡其實就是暈眩
至於醫學上確實有這個專有名詞.不過書中的情形似乎不太適用?
醫學術語中有許多都是將中文習慣的詞顛倒而成
想必這就是一個例子~


  1. 2006/07/17(月) 16:02:59 |
  2. URL |
  3. 藍色雷斯里 #-
  4. [ 編集 ]
對於北海道的房子描寫 一方面是在深郊 另一方面年代也是距今約十年前吧
  1. 2006/07/17(月) 21:19:16 |
  2. URL |
  3. Ted Lo #-
  4. [ 編集 ]
謝謝兩位的分享與補充:)

詭計部分我聯想到的是綾辻的某本書。
其他一些比較專業的東西我就不太了解。頂多覺得很恐怖,然後又覺得無能為力(支持有機蔬菜?我根本無法相信包裝袋上的字啊!)。
御手洗的行事風格是比較詭異,島田似乎也沒提出說明為什麼他會這樣。有些時候看也是會很線.....。

十年這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裡,變化或許也會超乎我想像的大吧。如果十年後台灣的房子也能更注重美學的話那就太好了:)
  1. 2006/07/18(火) 12:50:28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眩暈是正式的中文醫學名詞啊,並非日文獨有。

暈眩反而是比較口語的說法吧。

  1. 2006/10/23(月) 13:33:00 |
  2. URL |
  3. urlicht #-
  4. [ 編集 ]
這可真把我搞迷糊了
(回頭去找醫藥大字典......發現都看不懂XD)

我想到了現在應該是兩者都有人用吧
不過我個人也比較習慣講暈眩就是了:p
  1. 2006/10/23(月) 22:33:52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簡單來說,vertigo就是「眩暈」;而「暈眩」是dizziness。兩者在定義上有其分野。

下面這個網頁說得挺明白的:http://www.uhealthy.com/chinese/uhealthy-network/major-disease/news-026.htm

(貼網址沒關係吧?)
  1. 2006/10/23(月) 22:45:34 |
  2. URL |
  3. urlicht #-
  4. [ 編集 ]
看起來眩暈好像比較嚴重。
幸好沒體驗過:p
  1. 2006/10/26(木) 08:51:58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601-9fd109b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