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茲嘎感

  標題是新注音惹的禍。它動作太慢,於是本來要打的「雜感」就變成「茲嘎感」,不過好像也挺有趣的,於是保留。

  為了找網址,而連到因為準備考試而很久沒去的推理擂台。在那裡看到一些蠻有趣的討論,有些雞肋般的茲嘎感想寫下來。因為「雞肋」,因而還是決定在自家blog上談就好。

  首先是關於絕版書的討論。這個討論串蠻有意思的,可以說各種想法都曾經流入過我的腦袋。首先是像「我十三歲」一樣,在初初踏入這個領域之後,發現有這麼本書,於是鐵鞋踏破了也想看到買到手,一種擁有的慾望就此而生,盤據繚繞而慢慢成了心魔。當初加入推研社的誘因,可不是社櫃裡那供著的白胖逸品書?(啊,我想吾道應不孤)甚至可以說,當我終於尋覓到《放學後》、《刺青殺人事件》、《劍道殺人事件》、《畢業前殺人遊戲》這幾本書時,雖然已經看過,但「擁有」的這個事實,仍然讓我奇蹟般的維持了至少兩個禮拜的好心情。

  或許仍稍微保留了狩獵的本能吧。當我在舊書店的架子上發現不到一百元的《刺青》時,心中真的是在吶喊「天啊!」,而腦中迅速的流過1.真是不識貨2.未免太幸運了吧,天助我也。而在拍賣上標到東野時,最後贏得的快感也是無可比擬,特別又是和其他天價得標者比起來之時。至今,看著書架上排排站立的皇冠金榜系列,還是忍不住感覺到一陣感動。那無關乎這系列未來會不會再版,也無關乎是不是每一本都值得收藏,更非以市場價值來衡量。讓我感動的,是它們見證了我(曾經)如此熱愛推理小說,以致於投注了有生以來少見的熱情,踏遍台灣南北舊書店一路晃的成果。(而我發下願心,想盡力將此套小說中有關推理的部分蒐全)甚至有了意外的成果,多認識了如《後宮小說》這樣的書籍。

  想到了以前我猶豫著該不該和他人競標《放學後》,為此煩惱不已。某tu那時說了一句話,讓我到現在都對競標的決定無怨無悔。他說「如果負擔的起,又真的很想要的話,那就買吧,至少以後你看到它,會想起來當初的熱情。」對我而言,所言不假。

  在未曾起心動念想看這些書前,有無對我來說無甚差別。動了凡心之後,則飢渴至「影本也好,請給我吧!」收藏了之後,則往後在其他書架上看到,多少勾起一份懷念,原來如今你也在這裡了,像是碰到難得一見的舊友。(然後又忍不住手癢的買回家,以致於現在架子上有N本同樣的書。)

  至於網路上賣書。呃,是我的話,本來就是缺錢才想要賣書,希望能高價賣出應是人之常情吧。那種下標即售或是身為同好乾脆贈送的雅事,目前還沒本事去做。不過對於買家來說,有另外一個人競標是頗討厭的,然而最高的要求,也只能希望賣家有良心,不要開分身抬價,那麼願買願賣,一拍兩散,就只能歸諸緣分了吧。

  感覺起來,若是要我在很渴望閱讀的情況下,就算告訴我逸本只是被炒作出來的,我還是會很想很想用自己的眼睛來確定、用自己的手來翻閱。或許虛榮或許無知或許膚淺,但我覺得那同時也是一種莫大而難以體驗的熱情。甚至可以稱為浪漫的。對我這樣的人來說,只有在見山又是山的階段才能雲淡風清的說,那沒什麼。

  給想要擁有所謂逸品正本的朋友。多逛各地的舊書店,九次失望,但總是一次是會有收穫的。同時也請多把書賣給舊書店,有來有往。(但總畢竟是勉強不來的)。

  太多了。第二件事就簡單的講一下感想吧。

  就是關於哲學與推理的議題討論。剛看到時還真吃了一驚。首先日本不是沒有思想的,其佛學思想就很發達,還有自己的流派(不過這我也沒多少涉獵,幫忙建資料庫時瞄了幾眼而已。)其次同意台灣推理小說還在剛開始發展的階段(其實科幻和奇幻好像也是如此。個人偏見,整體來說似乎所有的大眾文學除了羅曼史與武俠外都在發展階段中),所以內容沒那麼豐富似乎是必然的。(在此我夢想著日後有人起而述作台灣推理小說史,將某年標示為萌芽期,某年標明為成熟期。)第三也希望台灣有多樣化的推理小說出現,第四也希望教育部將哲學明定為義務教育必修課程(我有私心的,這樣我就不怕失業了。可是這樣會不會造成大家越來越愛打嘴砲呢?畢竟現在的台灣還沒讓全民接受過專業的嘴砲訓練就如此了啊!或是諸如「二十世紀的存在主義哲學家康曾經說過我思故我在」這樣讓人捧腹大笑的言論越來越多?然後要附帶說明,第三和第四點之間沒有特別連結關係,是各自獨立的項目。)不過,老實說,推理小說對我而言還是娛樂性比較重要的東西。雖然寫心得時會不停聯想到最近在念的東西,但好不好看還是以看的爽不爽來判斷的。畢竟,我看得爽才會掏錢買啊。

  我還是說的太多了,而且重複性也太高了。不過或許無所謂吧,這世界正是奠基在這樣的喋喋不休自言自語之中。套用最近讀的史賓諾沙與謝林,這正是世界和它的自我對話的過程。

  最後來個有獎徵答:請問「二十世紀的存在主義哲學家康曾經說過我思故我在」這句話應該如何改正?(十分)

獎品是該放什麼好呢?

再來弄個有獎徵答吧。
29 04-2006 [Mystery]台灣 Trackback:0Comment:5

コメント

笛卡兒.....(茶)
  1. 2006/04/29(土) 17:27:30 |
  2. URL |
  3. kerryting/以羅 #LkZag.iM
  4. [ 編集 ]
nonono~~~搖手指

這句話如果只錯這個部份,也不會如此引人發噱了。

1.康是18世紀末~19世紀初的人。

2.康根本不是什麼存在主義哲學家,那是沙特、波娃那一票人才對。

3.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兒的名言。而笛氏則是16世紀的人。

我記得同學轉述給我聽時講的更荒謬更好笑,不過我沒啥轉述天份,只能這樣硬梆梆的條列了XD

以羅羅~再接再啊XDDDD
  1. 2006/04/29(土) 18:42:09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路那說得真是令人心有戚戚焉啊。不過為什麼妳講到打嘴砲反而讓我想到的是海格呢?大概是因為談在這個時代就是打嘴砲吧(爆)

另外有一個小問題是,為什麼有些字會自動縮小呢?這是某一種美學的呈現嗎?(搔頭)
  1. 2006/04/29(土) 20:59:29 |
  2. URL |
  3. 遊唱 #-
  4. [ 編集 ]
謝謝(羞)。打嘴砲啊,是我之前在ptt2看到一些假借邏輯之名行謬誤之實、自稱最懂哲學(大概上過幾堂概論吧)的大家們筆戰時的感想。那時候覺得,倒不如不要開哲概,把哲學供起來算了(自暴自棄中)。不過為什麼會想到海格呢?我對這位大叔的認識還停留在存有的詮釋學裡面啊Orz

然後,我也希望字的縮小是美學的刻意呈現(那我就可以把每個句子的「不」縮的很小,營造出某種虛構和真實XDD)不過現實很煞風景的。只是單純因為我愛慕虛榮選了個日本blog,所以有些日文中沒有的中文字只能用編碼呈現。有些就縮在角落作自閉狀了~

(我真的話很多orz)
  1. 2006/04/30(日) 02:45:12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可是縮小字在家中舊電腦的模糊營幕上,其實我完全看不到耶~(攤手)(我是用猜的喔)(不過有一些是看久了已經知道哪些字會縮小,這就方便很多~XD)

那個答案,我是知道一和三啦,不過沒記得很清楚,想說反正重點是話放錯來源了,所以就挑這個說了~
  1. 2006/04/30(日) 11:50:10 |
  2. URL |
  3. kerryting/以羅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541-c8b7fad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