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舞劍士/珍妮佛˙羅伯森

20060301024641.jpg


  我承認是因為看了簡介,才被吸引著翻開這本書的。

   他是虎,生於沙漠之風,以奴隸身分被養大,靠戰士的技巧為自己贏得自由。現在,他是南方幾近傳奇的舞劍士,勇於接受任何挑戰——只要價錢合理……或是女人夠美。

   她是迪,生於冰與雪暴,為北方首席劍術大師門下的得意弟子。現在,她的訓練已告終結,她帶著符文長劍的深邃魔法,前來南方尋找五年前被擄走的弟弟。

   一個是劍技無敵的沙豬,一個是魔法高強的女性主義者,天生水火不容的兩人,卻要攜手度過最致命的挑戰……



  開始,即是迪目的登場。有意思的是,作者仍是從沙虎的角度去寫故事,而非是從迪的眼光去看待事情。第一重,如何去揣摩一隻沙虎(在我看來,這個名字(譯名?)也帶著濃厚的性別意識。沙虎和沙豬的差別,是不是只在於虎與豬呢?)的想法與觀點?

  這本書的情節脈落很簡單,但隱藏在情節底下的,我總覺得有許多的意識存在。首先是迪的容貌,金髮藍眼白膚豐胸翹臀美女,換本書就會贏得典型花瓶獎了。再者,看著迪的姿態,從沙虎的觀點,迪應該多少帶著一點過度防禦的味道(連讀者在閱讀時,或許有些時候也會覺得「不用這麼敏感」,這是反映了迪自身的敏感,還是反映了沙虎/讀者/社會的不敏感?)。而沙虎在自身印證之前,也毫不相信迪的斤兩有多少--而這正是某些男性在看女性時的觀點,更糟的是,女性本身的容貌,無論美醜,皆會在她的評價上作出(幾乎)致命的攻擊。美麗,那麼你的努力都是睡來的。醜陋,你看,那是因為沒人要嘛,只好自立自強等等。我很高興沒看到沙虎這樣說(這是比沙豬高明的地方嗎?)。作者反而是讓沙虎暴露了自己的過去,於是讀者發現,無論是迪或是沙虎,都是制度下的受害者。

  闔上書後,我開始覺得,迪是個太堅強的女人,是我遠遠不及的。而沙虎是個稍有自覺的傢伙,至少他肯承認迪的實力。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困境,亦即迪必須向沙虎證明自己的能力。明刀真槍,或許抵不了,然而若是並非戰場上呢?

  這時候會覺得李錫坤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的。無論如何,先獵頭沙虎,拔了牠的牙,掛在妳的脖子上吧!

  我喜歡故事的結局,雖然不見得是傳統定義下的完滿,但至少不讓人感到遺憾。

  小缺點是本書在語言的地方有點進入障礙。「呼哩」這個詞應用的範圍真是太廣泛了。

  期待第二集,北方的冒險。
01 03-2006 [紙房子]奇幻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489-3515a33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