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骨音/石田衣良




  「你知道,這個世上最快的聲音是什麼嗎?
   既不是夏末的遠雷,也不是非法改造車風馳電的引聲,更不是將暴風雨後的天空一掃而淨的小鳥啁啾。是比這些來得更快、更快的聲音。你說你哪會知道?別說是你了,就連我在與這種聲音正面接觸之前,也從來沒想像過它的存在。
   那是一種像在水底聽到的爆炸聲一樣朦朧,但異常鮮明的尖銳聲響。它的出現毫無預警,以無法置信的高速奔騰咆哮,震撼著我們每一根神經的底部,並將傾聽者的肉體帶領到另一個世界。....。它將速度的特性原原本本地結晶化,變為比音速還要迅捷的子彈。」



  看完這篇之後,印象最深的不是事件的經過(在某人出場的時機幾乎就可以肯定他是嫌犯了嘛),而是「骨音」這項東西,還有遊民。

  在我的印象格裡,保存著兩種對遊民的刻板印象。一個是平常路邊倒著的長髮長鬚人,另一種就是在小說裡以街頭哲學家之類的身分出現的遊民。再來,就是卜洛克的《惡魔預知死亡》裡,某投書者從認同格蘭到認同湯米的過程吧。

  〈西一番街外帶〉不妨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去除掉逞兇鬥狠的世界,留下來的是單親母女對彼此的了解。那是讓人感到溫暖的正面思考方向。

  〈黃色的神明〉討論的是貨幣問題。說到這個就讓人想到討厭的經濟學。然而看到最後,怎麼看,都想不出這種貨幣與一般貨幣的差別在哪裡。就算真的成為地區性貨幣,難道不會重演幣值不穩、假鈔(早就發生了啊)等等問題嗎?怎麼想,都不覺得這種貨幣比起一般國家發明的貨幣要高明到哪裡去。

  〈西口仲夏狂亂〉這篇幾乎占了全書快要一半的頁數。藥物、party、音樂、舞蹈交織成一個奇異的世界。「長期來說,我們都會死」。所以怎麼死的,如果本人不是很在意的話,旁人似乎也沒什麼理由在意....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情況和理論從來就不是一回事。

  真島誠並沒有對喀藥這種事做出太明顯的價值評斷。他不喀,他紀錄喀藥的人(艾迪)的言行與價值觀。至於怎麼想,那就是看官的事了。

  這篇蠻好看的。
16 02-2006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478-9e3169c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