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女巫角/約翰˙狄克森˙卡爾

sm3jrul3d83-3.jpg


  之前看《耳語之人》時,也同時記起了《女巫角》,或許是因為氣氛上有種一貫的陰森吧,於是今天又從櫃子裡挖出了《女巫角》。重讀總是需要一種契機作為引子,感覺像是有種開關打開了,說「就是今天」,那種心血來潮的感覺讓我更加的享受閱讀。

  這是我第一本卡爾。或許那時看的太用力了些,(到現在,在站上的簽名檔還有些是出自這本書。不過話說回來,我不常用簽名檔。)以至於到現在在看到某些字句時仍一眼認出那就是當時讓我心盪神遙的字句--很遺憾的,它們和推理不見得有太大的關聯。但那些字句的確敲打到某一處,而一直到現在也仍能引起共鳴。忍不住想著,這些字句是自1933年的英國漂過來的。按著洋流,必須先漂過整個北大西洋、美洲與大半個太平洋。現實一點,它也必須漂過73年的時光、兩種語言的隔閡與至少250元加上從書店到書櫃的距離。

  然後我認識了菲爾博士、美國佬和桃若絲˙史塔伯斯小姐。

  藍坡和桃若絲在裡面引起的粉紅泡泡不輸克嬸每每愛牽的紅線,不過我覺得藍坡(呃,翻成藍波也不錯啊,雖然我跟這個詩人沒很熟。)可真是天生一把罩的情話高手。講的不多,不過頗為精采。印象裡,第一次看到他對桃若絲表白的話時,真的給感動的亂七八糟,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帶了本羅曼史回家了。這次在看,也是一眼就認出了那句話:

  「我不夠實際,」他呆呆的說。
  「一離開書本或橄欖球去面對現實世界,我就傻眼了。可我相信無論妳告訴我什麼事,只要跟妳有關,我一定懂的。」


  嗯。還是莫名其妙,亂感動一把的。

  另外讓我對菲爾博士印象深刻的話,則是他老先生脫口而出的「越離譜我越感興趣。各位,我的腦子是通俗鬧劇式的簡單頭腦。」我很確定我喜歡這句話的原因,因為簡潔的解釋了我簡單的頭腦。可惜擁有一個通俗鬧劇式的簡單頭腦並不能逆推,保證我也擁有一個神探般的思考進程。

  而菲爾博士接下來的話,似乎也某種程度上的能為我所喜愛的那些「離譜」的小說做個註腳。

  「某些最牽強的死亡陷阱恰好存在於真實世界哩,像尼錄的沉船,或殺了查理士七世的有毒手套。不不不。我不在乎你說的是否太離譜。重點是,即使可能性極微,只要推論有理就有可信度。這是你遠不及那些偵探小說的地方。他們下的結論也許很荒謬,可是整個過程拿得出高明、紮實、精確的證據。即使離譜,也交代得一清二楚。」



  本書是菲爾博士的首次登場,因而對這位字典編篡家,甚至於他的家庭都多有著墨。看了些菲爾博士的探案後,再來重溫這些情節,感覺蠻有意思的。一些本來不甚關心的細節此時讀來也變的有味許多。

  較特出的是卡爾對氣氛的掌控,那種恐怖感相當鮮活。這也是為什麼會在看完《耳語之人》後又想接著看《女巫角》的主要原因。情節本身普通。解字謎的部分會讓人納悶為什麼要看那麼久才猜的出來。印象裡,有看過其他讀者的感想,覺得裡面的愛情故事與懸疑氣氛有些格格不入。我的想法是,這樣一鬆一緊或許會比一直都吊著要來的更引人入勝吧。

  說不定這幾天會來個卡爾大回顧吧。
03 02-2006 [Mystery]歐美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458-c4e64c4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