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時間的賊/東尼˙席勒曼

2018740499136b.jpg


  時間的賊,偷竊時間的人。席勒曼的書總是和納瓦荷文化相關,因而在文化之外,文物勢必也是個重要的話題。上次《說話的神》中,觸及了文物保存的爭議--那些原住民的骸骨,是該研究,還是該歸葬?印象裡,那個抗議的方法很有意思。他去掘白人的墓,說,要研究就研究你們自己的。

  初時,這的確給我很大的震撼。過後,卻又有另一種想法浮現。今日,研究人員取得骸骨/文物的方式可能不正確,這是應該受到譴責的。然而研究行為真的不正確嗎?白人的骨頭應該是已經被研究殆盡了--就算不到完全研究完的地步,但所知應該遠超過對於其他民族的。

  白人在研究時做了什麼?他們不僅偷屍、盜屍、切割,甚至連作家為了要正確描述人肉的味道,還親自去嚐過。他們不是沒有冒犯過祖先。

  但是要再次聲明的,這自然不構成去冒犯他人祖先的理由,如果現存的族人根本不願意去打擾祖先的話。只是我覺得這之中有些地方可以想想、再澄清。是討論文化相對論的好題材。

  如果上一本《說話的神》只是略為提及兩個立場之間的困難。那麼這本《時間的賊》,應該就是更加深入的去爬梳這之間的問題。做研究需要文物,而文物的來源有些時候則攏著灰黒的煙霧。搶?偷?盜?知識、愛好與需求之間,誰能判定界限的存在?

  讓我印象深刻的,不只是利風和契玩的「追著陶罐跑」的遊戲。更有書中住在紐約的蒐藏家。「再跟我多說一點」,週邊滿是各種古物,「所有的事,告訴我所有的細節」諸如此類的渴求。追求的是什麼?

  我覺得我可以體會那種想要知道的慾望。事實上,比起故事,我更想知道後來那篇論文到底發表沒有。至於這種慾望是出於何種心態,或者是個更加糾葛不清的問題。

  很想知道毒兄的看法。不過話說回來,牽扯到本行的東西,通常很難得會想要在休的時候還看到它們就是。
04 01-2006 [Mystery]歐美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421-440e35e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