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絹/亞歷山卓˙巴瑞科

2018770005505b.jpg


  看過《不流血》以後,對巴瑞科的作品忽然感興趣了起來。去借了《憤怒的城堡》,買了《絹》。似乎還差《海洋˙海》。

  《絹》的故事,與其說發生在日本,不如說是發生在日本的鏡像城市。或者這麼說好了,存在於「世界的盡頭」的,毋寧是帶著點日本風情的想像城市。

  這讓我開始想像,作為一個「他者」的快樂。那世界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嶄新的,然而那世界的本身是古老的。這很像是得到了一個有著複雜構造的新玩具,那裡的一切,就連灰塵看起來也具有十足的魅力。

  相反的,當回過頭去看自己所擁有的世界,因為過於熟悉而也就出現了鄙夷。房子永遠是沒搬進去的那棟比較有價值,世界也是。當兩個世界碰撞在一起,一個是日常且世俗的,另一個是新奇且非日常的,兩種影子的顏色濃淡,也就緩緩顯現了。

  無名的日本女子與海倫是兩個世界的具體象徵。絲,這個握在手中會感到極其柔軟的黃金,則是往返兩個世界間再巧妙不過的橋。

  說到絹,我很好奇,披著那麼多輕盈的靈魂在身上,會是什麼感覺?

  貂皮、熊皮、鹿茸與蠶繭的差異是否只在於種類之間?

  世界上有太多的東西永遠理不出一個頭緒。有太多人的心思不曾被明白。鎮民所見的,只有哈維˙強庫蓋的花園、海倫的墳、強庫站在墳前的身影。這些說了什麼,又隱瞞了什麼,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12 12-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389-988962a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