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神話與大眾文學報告_八百萬種死法(中)

二、 類型小說中的推理文學

  在介紹《八百萬種死法》這本小說之前,我想先概略的介紹一下推理小說的發展始末。算算到如今,推理小說也不過發展了區區一兩百年的時間,但卻躍升為極重要的類型文學,更由此衍伸出了心理文學、諜報文學等等次文類,光以日本來說,每年出版推理小說就多達四百種之多,還不包括推偵漫畫、推偵雜誌等。這樣一個神奇的繁複世界,又是怎麼發展起來的?

  作為一種類型小說,推理小說簡單而言就是「包含著謎團的故事」。然而這個論斷過於輕易簡單,以至於其範圍廣泛到可包含現在並不在我們認知為推理小說之中的作品。且,極端的說來,大眾小說中必然都會包括一些不可解的謎團或是行動,小至言情小說中男/女主角詭異的行動是為了什麼(保護另一位主角);大到「這是間密室,犯人要如何進出?!」亦即故事必須具備「懸疑性」,用以吸引讀者一章一章的看下去。故,最初的推理小說形式其實早就存在於大眾文學之中,祇是有否挖掘出來而已。

  推理文學的發展,一般皆以愛倫.坡的《莫格街兇殺案》起始。確實,這篇精鍊的短篇小說充分的發揮了推偵文學所必須的懸疑性與合理性(雖然有些異想天開)。雖然有人認為愛倫坡的小說是由幻想小說轉型而來,且作者本人也無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創了一個新文類,但愛倫坡被尊稱為推理小說之父,卻是不爭的事實。

  自愛倫坡以下,推理文學的「正統」篇幅皆為短篇。延續此種風格創作的,則是到現在每個小孩都耳熟能詳的柯南道爾與盧布朗。柯南道爾故事中的人物,多半只有委託人與兇手(連家人都不太多);場景也很單純的以某個房間或是某個地點作為背景,與現在動不動就蓋出一座某某館相比,可稱簡陋。而首部長篇推理,要一直到二十多年後,才由韋基.柯林斯寫出了《白色女郎》,打開推理文學的新局面。

  推理小說發展最為快速的時代,則是第一、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產生的作品。其中又以世紀初到二次大戰前後堪稱為推理小說的黃金年代。在這個時期,名推理小說家輩出,包括了謀殺天后克莉斯蒂、艾勒里.昆恩、密室天王約翰‧狄克遜‧卡爾、范達因等等。這是歐美推理小說的古典黃金時期。與此同時,日本的本格派推理小說也達到最盛的頂峰(戰前以江戶川亂步為代表,戰後以高木彬光、溝正史等為代表)。

  很快的,講求詭計和邏輯性的歐美古典派與講求詭奇感和邏輯性的本格派因為奇才輩出「可以用的詭計幾乎都被用光了」,因此,推理小說走入另一番新的局面,這也使得推理文學下的次文類種類豐富了起來,包含了心理驚悚小說、冒險小說、間諜小說、冷硬派小說、社會派小說(日本)等等。也由於推理小說的廣受歡迎,使得一些原本非推理作家也開始將推理小說融入創作範圍內。這些作家不以賣弄詭計為長,反而以寫實為主。其中還有一名原本是警察、中途跑去寫小說而且寫的太好因而辭職的約瑟夫.溫鮑,其成就甚至讓推理文學獎項內硬是多了一樣警察程序小說獎。可見當時推理小說的多樣化。

三、 「冷硬派」推理小說

  要推薦的《八百萬種死法》,在這許許多多的分類中,是屬於冷硬派的推理小說。

  那麼,什麼是冷硬派呢(Hard-Boiled)?『冷硬派(Hard-Boiled)這個詞原是個形容詞,是用來形容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那些受過堅韌磨練的部隊中士。這群阿兵哥歷經操練的洗禮之後,有的從男孩成長為男人,有的由老百姓變為殺人戰士。但是當戰爭結束時,他們必須回到平常的百姓生活。於是「冷硬派」此字眼便油然而生,意喻這群人的行動思考,都反應出堅忍不拔、情緒不受外界影響的特性。』(註1)因此,用再推理小說上時,所指的就是偵探角色既冷酷又強硬的作風。而其與推理小說古典派的不同,則在於此種小說將解謎的部分壓縮至最小,而將寫作的重點擺在如何追緝犯人上,也因此會有大量的動作場面,偵探更是必然的要「又冷又硬」了。

  簡單的來說,如果古典推理的世界是由純粹的邏輯所建立起來的完美無瑕世界,那麼冷硬派便是沒有那麼合邏輯而且比較陰暗比較社會新聞的世界。古典推理需要很多具屍體來妝點,讓場面別那麼冷清那麼無聊,但是冷硬派不用。他的場面不用靠死人來頂替,因為在那個世界裡,你永遠不怕找不到其他各式各樣類型的犯罪。

  首推的冷硬派始祖自然是漢密特筆下的山姆‧史培了,他可說是美國冷硬派小說的創始人。其次則是創造了菲利普‧馬羅的錢勒。馬羅與史培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較「多愁善感」。馬羅喜歡講俏皮話,而這正是「冷硬派」開始轉型的起點。硬漢不再只是賣弄拳頭,這些偵探通常很浪漫。瀰漫著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浪漫精神。他們通常自知滿身罪惡,或者最少並不清白。但是他們的心中仍有一些理想的價值是無可取代的。某個方向來說,其實也許我們可以說他們擁有道潔癖。也許是最不墮落的一群人之一。

  又或者,我們也可以這樣說:冷硬派的偵探人物,通常比較像個人,而古典派的偵探,通常是半個神。

  勞倫斯˙卜洛克所創造的馬修˙史卡,正好就排在第三個轉折點上。隨著時代的過去,原本冷硬的私家偵探漸漸的被軟化了(資本主義的後遺症?)打擊犯罪不再是出於貴族化的「興趣」而是為了求生存唯一拿手的絕活、辭職不幹警察了也不幹丈夫了於是只好當個單身的私家偵探。而當這個偵探不再年輕,無法次次與歹徒肉搏時,他又該何去何從?

  這正是卜洛克筆下的馬修˙史卡。也是這個角色,讓這系列的小說掙脫出「類型文學」的鎖鏈,直飛入文學殿堂之中。

四、 紐約有八百萬人,有八百萬個故事,有八百萬個死法…

※ 故事內容:

  故事從一個妓女開始。她約了史卡見面,告訴史卡說她想要脫離她的皮條客,希望史卡能夠幫忙。接下委託的史卡順利的辦完了事情,也達到了委託人想要的結果。原本以為事情就此結束,沒想到隔日的報紙,竟刊出了妓女的名字:琴˙達科能,被人發現死在星河旅館的某一個房間。死因是極度暴力的謀殺。

  琴是怎麼死的?徘徊在戒酒邊緣的史卡打了電話告訴警方他手上的線索。卻沒想到被認為是兇手的皮條客有堅強的不在場證明,連警方也束手無策。就當史卡認為這個案子已經被警方置之不理的同時,被他認為是兇手的皮條客卻反過來要史卡去找兇手。再一次,為了錢也為了抑制喝酒的習慣(還有不願說的認為對琴的道義),史卡接下了這個案子,開始尋找兇手...。

  以上,就是故事的大綱。

  看起來似乎相當索然無味啊。嗯,因為它只是大綱嘛。大綱永遠比不上小說本身要來的精采。例如范達因只來得及完成大綱的第十二本推理作品《冬季殺人事件》,其精采度比起名聞遐邇的格林家殺人事件硬是活生生的低了一大截。而《冬季殺人事件》最精采的地方並非推理本身,而是在於看作者「如何寫出一本推理小說」──看這本推理小說,最大的樂趣是看到「敘述者的范達因角色在小說中竟一句台詞也沒有」的這個現象!而這種意在言外的樂趣,正好就是閱讀卜洛克時所得到的最佳禮品。

  從書名開始,卜洛克便一再的逼迫讀者去思考──究盡為什麼要叫做《八百萬種死法》呢?一個人不都只有一種死法嗎?那麼八百萬種死法又是怎麼來的?...以上種種的疑問,都在揭開書頁後慢慢的得到了回答。

※ 作者介紹(註2)

  勞倫斯.卜洛克,1938年6月24日生於紐約水牛城,當代美國偵探小說大師,目前定居紐約,已婚,有兩個女兒。他的小說不僅在美國備受推崇,還跨越大西洋,完全征服了自詡為偵探小說原鄉的歐洲。

  卜洛克在十九歲便以短篇〈You Can’t Lost〉出道(後收錄在《Enough Rope》一書),當時他只是俄亥俄州Antioch College的在學學生,其後出版了超過五十篇推理小說、七十篇情色小說,後者多以筆名發表於《花花公子》等雜誌上。推理小說部份,主要有五個系列:

*、無牌私探馬修.史卡(Matthew Scudder)系列
  一名患有酒精中毒、後以戒酒為目標的退休警察,在紐約做著
  本質是私家偵探、實際上沒有取得合法執照的工作。
*、 雅賊柏尼.羅登拔(Bernie Rhodenbarr)系列
  有竊盜前科的二手書店老闆,常因行竊過程中牽扯上謀殺案而不得
  不扮演起偵探角色,活躍的舞台多半在紐約。
*、 殺手凱勒(Keller)系列
  接受殺人委託的無情殺手,往往因委託人不履行義務,或案件本身
  有違常理,進而展開額外的調查工作。
*、 睡不著覺的賊伊凡.譚納(Evan Tanner)系列
*、 奇波.哈里森與里歐.海格(Chip Harrison & Leo Haig)系列

  卜洛克是當今歐美冷硬派私探小說書寫的第一人,在題材上的多方嘗試更大大拓展了他的寫作範圍,是一位成功的大眾小說家。作品曾拿下美國愛倫坡獎、尼洛.伍爾夫獎、夏姆斯獎、安東尼獎,日本馬爾他之鷹獎,國菲力普.馬羅獎,法國Societe 813 Trophy獎;個人則榮獲美國推理作家協會(MWA)所頒發的大師獎,以及英國推理作家協會(CWA)頒發同樣象徵大師地位的鑽石匕首獎。

*、獲獎記錄:

愛倫坡獎終身大師獎
英國推理作家協會鑽石匕首獎
四屆愛倫坡獎
二屆馬爾他之鷹獎
一屆菲利普.馬羅獎
一屆尼洛‧伍爾夫獎
四屆 Shamus Awards
16 06-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37-06819dc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