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夏日之戀-居樂和雋/亨利-皮耶˙侯歇

2018760079974b.jpg


  Alle das Neigen
  von Herzen zur Herzen
  ach sie so eigen
  schaffet das Schmerzen



  



   「他比我認識的任何一個男人都懂得女人,但是,一旦他想要跟我們做愛....他太愛我們又同時不夠愛。他有時候精神有時候肉體,但總是搞錯時間。我想幫他卻徒勞無功。西對他是一個有耐心的偶像。居樂是一個發現者、一個詩人。但就像一個丈夫一樣,他的溫柔變成一種債。」




  我是先看了楚浮的電影《夏日之戀》,過了很久之後,才又找這本書來看的。《夏》片讓我感受到一種朦朧曖昧的炙熱不安,而我現在知道,打從凱薩琳在片中出現後,我就一直等待著她與其中一人的悲傷結局。

  而現實呢?現實是凱茨活的比居樂和雋都要來的長,來的久,甚至活到楚浮拍完《夏日之戀》,而能抱著忐忑不安的心進電影院,再懷著感激楚浮能理解她們情感而完成這部作品的心情寫信給楚浮。這讓我對她們的真實生活更加的好奇。

  隨著小說故事的進展,電影的畫面一幅幅的在腦海中冒出。而那是我以為我早已遺忘的片段。無論是三個女孩在居樂的公寓下招手,或是居樂與雋在公寓、咖啡館裡的片段,甚至是後來凱撒琳與居樂結婚後,雋前往探視,並且發現居樂與凱薩琳的神離,愛上凱薩琳,三人一起出遊的場景,都隨著文字又浮現在眼前。或許我甚至看到了影片中所沒有的情節。

  小說本身補足了影片無法當下告訴我的事,讓我終於能理解,並且如作者侯歇所願的,不帶任何既有的價值觀去看待她們三人間的故事。

  而文字--雖然經過了翻譯--但仍能讓我感受到楚浮所說的「用一種最不舖張的、最簡單的字眼,組成極其精短的句子,....。在這種風格裡,有一種情感從窟窿,從空無中來,從那些節省退卻的、簡鍊字句中出生,....《居樂和雋》是一個詩人用電報體寫的愛情小說」。的確,文字簡鍊,然而在一些平凡語句之中所插入的另一些平凡語句,看來卻閃爍如金,讓我在讀的當下情緒起伏不已。話說回來,我是個很善感的人就是。

  我很高興畢竟還是讀完了它,而非從架上拿起又放下,雖然當我放下的時候,並不曉得會得到什麼,而又錯失了什麼。
26 11-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368-f711da8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