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曼拉

一、前言

  時序邁入近代,推動歷史滾輪的其中一個力量就是糾纏不已的殖民與被殖民,這股力量使得自古以來就屢見不鮮的民族主義更加的長膨脹。「民族主義」這一把雙面刃到底應該怎麼運用,是當代各國面臨的迫切問題之一。

  南非是在這一股殖民/被殖民的浪潮之中最受人矚目的國家之一。一個少數白人vs多數人、白人政經佔優勢vs人政經居於弱勢,加上歷史的仇恨,這樣一個充滿內在矛盾與衝突的國家,是如何轉型使得至少表面上白人人權力共享?這是我主要想要探討的問題。

二、南非的轉型

  *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
   南非現有人口約四千四百萬,其中人佔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白人約佔百分之十。種族隔離時期,白人有全國百分之九十五的財富,以人口比來看,資源過分的集中在白人身上,導致佔少數的白人掌握著國家的政權與經濟,而佔多數的人卻因為「殖民」的歷史因素與白人掌控社會資源,甚至對弱勢的人設下更多的限制而導致多數人只能世代在貧窮之中掙扎。這樣懸殊的財富分配終究只會引起社會與歷史的仇恨,也是南非在種族隔離時期種族衝突不絕如縷的原因。

*曼拉的和平改革:
   根據影片中的描述,曼拉的背後有一個非洲國民大會,1963年第二次的被捕就是影片一開始的審判場景。在這裡其實影片對於曼拉到底做了什麼,沒做什麼說的也不是很清楚。身為精神領袖,曼拉對於非洲國民大會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非洲國民大會是否有進行恐怖活動?這些都是在看影片時會產生的疑問。

  對於曼拉的改革,我的想法則是,固然曼拉與其夥伴的努力不容忽視,然而要「使白人和人成為兄弟」,能夠和平轉移(分享)政權,還是有某個比重是要歸功於南非本身的民主制度──雖然是貴族式的民主制,但至少仍有形式,與南非掌權者的順勢而行。這兩個因素加上曼拉等人的努力,南非才能以尚稱和平的方式從白人獨尊到白共治。

 *南非目前可能面臨的問題:
   首先是人社經地位的提升、土地改革(將原本多數集中在白人手中的土地分配給人)、白種族意識的消弭等等。這些問題都很艱鉅,不過並非完全不可能。我覺得原因除了曼拉跟克拉克的合作之外,還要另外加上南非人的國家意識已經將這個國家視為白人與人共有的國家。白人從拓荒者心態轉變為定居者,作為一個晚到的族群,白人並沒有將自己視為是另一個國家的遺民,而是將自己當成移民,從而融入(或說創造了)南非的社會。我認為人民族主義在南非之所以無法成為有力的大多數,白人的在地化與對南非的認同感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如同之前所看的巴勒斯坦與猶太人的影片之鏡像般,猶太人居住在歐洲一千多年,之所以仍會成為一個族群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從來就不遺忘」,也從來不試著去融入當地社會而不突顯自己的歷史與種族。不遺忘,世世代代守著自己曾有的高貴,若當年的南非白人是做如此想,那麼想必今日的南非無法自傲的自稱為彩虹之國了。

 *我認為南非成功轉型的原因:
   首先是南非白人雖然是殖民者,可是經過長久的居住後,由於利益之間的衝突,其國家認同會轉變為認同居住地,而非原先的殖民母國。雖則文化上雖然仍以殖民母國的文化為主,然而原住民文化亦會不可避免的進入南非白人的生活之中。達成某種程度的文化理解。其次是人對自我的認同感(民族情感)夠強烈(因為人與白人之間的不同不只在於口音、風俗習慣,更在於外表一目了然的膚色。)南非人對於「壓迫者」的形象是相當鮮明的,而且他們也有足夠的理由去要求這些「壓迫者」將過去所掠奪的歸還。第三點則在於南非白人的審度時勢,他們知道南非人的興起是不可避免的,國內情勢加上國外的施壓使得當政者做出了正確的決定,而更重要的是,南非白人對於自己/祖先所犯下的過錯也能勇於回顧並且承擔,如此才能使得南非的人對於白人的敵意減緩。若一昧的否認過去曾犯下的錯誤,或是將一切都推給所謂的大環境去擔當,那麼我想南非今日不會有白如手足的情況出現,反倒種族間的仇恨會加,因為沒有一方願意認錯。沒有認錯就沒有反省,於是就會演變成如同中東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一般,不斷征戰。

  然而曼拉的推翻種族隔離,仍只是白平權的第一步而已。時到如今,南非白人所擁有的財富較諸人仍高出許多。只是累積政經資本並非一蹴可及,需要世代的努力與爭取。若以此點來說曼拉推翻種族隔離後並無實效則相當不妥。

  除去有形的種族隔離政策後,會不會有看不見的「新種族隔離政策」出現呢?有作家描寫了如今南非白人反倒過來成為受壓迫者(雖然他們有錢或有地位)。我認為此種現象的確會存在,然而它可說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因人的權力上升,相對的白人的權力就會下降。權力下降者受到權力上升者的壓迫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因為地位下降本身就是一種壓迫。社會改革從來就不可能是柏瑞圖最適的模型。加某些人的權益,在另一方面,一定會損害到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某種程度上,甚至也可以說是南非白人該去嚐嚐過去南非人受到的苦了──我相信一定有南非人這樣想。這不是個應該受到鼓勵的觀念,然而卻是每個人都很容易理解的觀念。

三、結語
  看看南非,想想台灣。殖民者(無論國籍)與被殖民者的角力到如今方興未艾,國家的認同成了一個重要的戰場。而我想說的只有,若是雙方都認同並紮根於這塊土地上,那麼彼此之間至少會有共同的立足點。在南非,國家的認同從來不是一個危機,種族之間彼此的仇恨才是。然而台灣是站在幾乎相反的鏡像之上──我們種族之間的危機不大,國家認同才是所有人斤斤計較的焦點。

四、參考資料
新南非新種族壓迫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5/10/content_1460505.htm
  種族隔離制度已死 種族隔離陰魂未亡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5/10/content_1460495.htm
南非白變遷的歷史故事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5/10/content_1460497.htm
人統治下的南非
http://www.cooltang.com/sa/word/society/2003/1217xxx1.htm
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
http://www.cooltang.com/sa/detail/racial/apartheid/

16 06-2005 [紙房子]電影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34-f128542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