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失物招領處/齊格飛˙藍茨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我蠻喜歡齊格飛˙藍茨這個名字。齊格飛印象裡是個神話英雄的名字(當然忍不住參雜了田中的銀英傳裡齊格的形象),而藍茨讓我聯想到書中那套陳列在展示櫃中精美華麗的藍色瓷器。

  這本小說裡,展示了各式各樣被遺忘在車站範圍內的東西。比較不平凡的有鸚鵡(這傢伙怎麼會有人忘記了呢?)、雜耍刀、大雙人躺椅。比較平常的有長笛、鑰匙、資料夾、洋娃娃....奇怪,怎麼沒有個人?

  主人公亨利剛開始踏入失物招領處工作時,是個有著強烈的好奇心加上隨意態度的男孩。他相信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無可取代的。就連同事父親在作戰俘時的紀念湯匙,他也屌兒啷噹的說出諸如「可是,我的朋友,那湯匙拿來喝湯的功能仍舊是可以被取代的﹞。他不相信同事的父親在用那把對他意義非凡的手製湯匙時會喝到記憶的滋味,他只是單純的想著「畢竟湯匙的功用就是拿來喝湯,喝湯用什麼匙子不都一樣嗎﹞。

  隨著日子的演進,他拾到了一個教授的資料袋,並且極其自然的開始了一段真摯的友情交往。他在工作上碰到許多事,有人遺失,有人拾取,有人尋找,有人買賣。物換星移之間他是否漸漸的發現終究有個什麼是無可取代的?當女孩來找未婚夫送的祖傳戒子、雜耍藝人來尋找他的愛刀,他是否發現了就算功能相同,然而內裡蘊含的意義卻大有差別?

  我覺得他從人的身上體會到這個道理,而不是他每天經手處理的這些物品。是女孩的驚惶、教授的感謝與心靈受到的創傷、長官的被裁員教會他這些道理。以人及物,愛屋及烏,終究有什麼是必須守護的。因此他會挺身而出,希望保持原來的失物招領處的模樣,讓長官回來上班;因此他會拋下顧慮對飆車族大打出手;因此他會有禮的走到侮辱朋友的男子女子面前,說「令人厭惡的傢伙...像你這樣的人,應該把你削尖,當作木樁打進羊廄裡...給我安靜!否則我扁您一頓。﹞岔題一下,這種無禮與有禮的交錯用法一直讓我目眩神迷。「您真是個壞人!﹞嗯嗯,真有趣。

  我們不斷的失去,無論是「遺失」或「丟棄」。前者成真後會心痛,後者成真後會輕鬆。一路上失去的開始只是物品,後來慢慢蔓延到了依附其上的記憶。我失去的記憶會放在哪個失物招領處嗎?三十馬克的代價,我能帶回它嗎?
12 10-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301-3461248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