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不朽/米蘭˙昆拉

2018750007833b.jpg


  今天的社課小說。接觸昆拉,應該約莫是在國高中時期吧。那時懵懂,只約略的記得「那一個手勢」生成了阿涅絲。而「不朽」因著這個符號,在我的記憶中不朽。

  到現在我才發現,其實我是很喜歡討論小說的,尤其是非課堂上,人少少的地方。每個人總是有不同他者的觀點,聽著又會激出其他東西出來。或許不見得留的住成果,但至少對精神衛生很有幫助。

  昆拉的小說,在我看來都是「手勢少而人數多」的具體而微範例。今天上課時羞於說,我覺得那是對於生而為人而與生具備的限制表達了強烈的不滿。無論我們怎麼努力,手勢比人少的情況都不會改變;無論我們怎麼努力,「限制」終究是「限制」。一本等於無限多本,他喃喃自語,雖然說的極為好聽。

  他的小說裡,幾年前我最愛的是緩慢。緩慢寫的好啊。那是本讀來荒謬而漫長的小說,也是本寫實而簡短的小說。題名也取的好。當我闔上書,看到斗大的「緩慢」兩字,忍不住衷心的稱讚。

  對於「不朽」。昆拉是採取一種嘲諷的防衛姿態。「那終究不是掌控在你的手裡啊,我親愛的朋友」。我們常害怕被遺忘,但若是因可笑的事而不朽,我想大約也沒幾人願意。不朽這回事,因為過於壯麗而顯得可笑,因為過於熱衷而顯得可笑,因為「不朽」等於被後人消費剩餘價值而可笑。太過可笑了,又導致了不朽。

  象徵。這應該算是另一大主題吧。自從發現符號的強大功用,它就被變本加的運用在各式各樣的東西上。政治、政黨、品味、階級,區隔與辨認的遊戲一再重複變化。昆拉說,這是自由的,也是危險的。然而終究無人能逃脫符號化或是被符號化的命運。我們必須運用符號,因為它所承載的,遠比同樣效果的文字要精簡的那麼多。

  蠻混亂的。因為今天沒抄筆記,因為重讀只又翻了三十多頁,因為「不朽」給我的印象除了阿涅絲之外,仍舊是那個不朽的、永恆的、昆拉一心想避免的化約象徵--那個幻化出整個故事的手勢。
07 10-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292-11f5f47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