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異常 vol.1姐妹之間

  百合子和她的姐姐從小就是一種強烈不過的對比:美和醜的對比。她們的生母困惑於這樣的對比,她們的生父對於這樣的對比則是漠不關心。這樣造就了父親疼愛百合子,而母親隨著父親走,也跟著疼愛百合子(雖然她可能反而比較想親近與她長相相同的大女兒。)家庭的悲劇,來源在於母親對於父親權威的盲從,來自於源源不斷的力氣的威嚇,或是「在家從父,出嫁從夫」這種所謂傳統的美。於是大姐對飽受父母疼愛的小妹有了敵意,而且從未削減。

  在這裡的敵意,從小時候是權力上的。與一般所習慣的不同,比較大的小孩,在幼兒時期的權力反而小於比較小的小孩。因為她們會被要求「像個大哥哥、大姐姐」,也就是像個獨立自主的大人,然而相對幼小的孩童,反倒因此有了撒嬌撒潑的權力。藉由剝奪長子女的權力,弟妹們得以獲得較多的寵愛。長子女的童年,相對來說,要短少許多。而在稍微長大之後,如果在容貌上有所差異,那就更不得了了。

  百合子與她的姐姐在容貌上的差異不但影響了她們的童年,也一直會成為她們生活中的陰影。她倆在小時後互相刺傷的「親生父母之謎」也是許多小孩曾經經歷過的,很奇怪的是,為什麼大人喜歡用這種話題去嚇小孩子。說警察要來也就罷了,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因素,會讓父母親口對小孩說「你是放在甘藍菜裡被撿到的喔」。這個謎團我到現在還不能了解,不過或許是對自己「已經生了小孩」的這個事實感到迷惘也說不一定。這通常是「爸媽」的事啊,為什麼我會也成了父母呢?抱持著這種想法的人,或許也所在多有吧。

  總之,百合子與其姐容貌上的差異,或許應該是說社會上對「容貌」這玩意的關心程度已經超乎異常了吧(我還真想拿那種會在文字下標出點點的那玩意來做個標點。),這樣說來,受到這般異常看待的百合子姐妹,走向如此破敗瘋狂的人生,也許就像百合子說的,是命定的事。

  終究異常的是人們的眼光,是人們不知不覺之間動用了衡量的權力,將讚賞推給妹妹,將疑惑與鄙視推給姐姐,將她們推向了異常,然後再動用社會眼光來輕視、好奇於這些異常。

  我要說,全篇最讓我感到噁心憤怒的,就是後記裡提到的那個日本報導男作家,這才是真正的變態。
19 09-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253-43154f3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