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灰色的靈魂



  打開第一頁,我不用去問作者是什麼國籍,因為一切都攤在文章裡面了。

  倒也不是說,作者就這樣大喇喇的把「我是法國人」這樣五個字寫在第一頁,而是字裡行間就是透滿了那樣的感覺。滿滿的。或許就是卡爾維諾所說的,輕盈的沉重。這本書,或者說這個作者,有本事將原本形容沉重的語言轉化為輕盈的舞蹈。

  就像雪吧。棉絮般的飄落,一點一滴的凝結在地面上後卻又顯的那麼沉重。

  曾想過要將裡面的句子抄錄下來,然而後來我放棄了。因為想抄的句子一句句的竟也累積成了書,那麼我還抄他幹麻呢。

  書裡的主幹是小城的謀殺案。小女孩美人嬌的屍體漂浮在冬日的河面上。這個譯名帶來了非日常的風味,美人嬌,美人嬌,似乎有那麼點傳神,又有那麼點不對。然而管他呢。

  謀殺案。縱然是反覆的主題然而卻非主題的旋律。旋律是隱匿在更深層的背後,一如濕與冷隱藏在雪之後。

  木馬文學這一系列和around系列出的書都很棒很棒。每看完一本我就會這樣深深的感嘆著。這真是打開了一扇了不得的窗。

  譯者嚴慧瑩小姐另有譯大塊《永遠的山谷》、《沼澤邊的旅店》、《羅絲˙梅莉˙羅絲》,這三本基本上也飄著一樣的氣味。是法國文人背後隱藏的一貫性嗎?正如同日本文學給我的基礎印象是潮濕陰暗一般,法國文學給的印象是淡黙冷靜,帶著自嘲的透徹,一種已經植入文學靈魂的哲思。

  作者克婁代說他受到賽林、波赫士、卡夫卡、果戈里、讓紀沃諾和西默農的影響。的確是很深。特別是卡夫卡跟西默農。我一直在書頁之間看到馬戈探長變的卑微的身影。卑微,然而深度不減。

  木馬的主編是哪位?真是太棒了,好想脫帽致敬,雖然如您老所知的,我沒帶這麼頂帽子。
27 08-2005 [紙房子]小說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175-e528025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