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死亡之門五--渾沌之手



  死亡之門的第五部作品。正如同書腰上所寫的宣傳詞句,等一年了啊,真是漫長的時光。ptt有板友戲稱這本書為「餫飩之手」,果然好食。

  介紹完四個界域之後,總算來到了初步的統整。死亡之門的寫作架構大的讓人一眼看清,但也密的讓人一頭栽進去。到現在我還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很喜歡這部作品,然而卻止不了買回家細細品嘗的衝動,也每每在書頁之間、對話之間揪緊了心,屏息的等待結果。看到這一冊,我開始覺得這套書的確好食。作者刻畫人物相當精準,也讓每一個人都有了自己的血肉。只是出版時間真的隔太長遠了,以致於「渾沌之手」裡提到的空之界域與裡面的人物我都忘了大半,看來應該要找時間複習一下。

  不過老實說我覺得拉長出版時間,對於書的品質是有幫助的。因此寧願等,也不願意出版社一口氣出完七本。

以下會提到劇情,不想知道的慎入吧
  我必須說,滅那個死小鬼真的是死的好啊~大快人心。雖然有人說,了解他就會知道他的悲劇,因此也恨不了。然而就算我了解了,我還是無法不在那場面出現時深深的鬆了一口氣。縱然那個場景有著相當的悲劇性,然而在讀者看來,應該毋寧是一種安心的場景。套句肯的話「這渾帳傢伙死了,你就知道他不會再跑出來作怪」。不過話說回來,這是奇幻小說,連魔手胡夫都死而復活了,誰知道這個小渾蛋會不會又碰到哪個偉人把他從另一邊丟回來,雖然按照設定來說不太可能,不過就如羅森所說的,「作者的立可白」才是無敵的武器啊!

  魔手胡夫也是另一個從平面人物轉為圓形人物的好例子。在「龍之翼」中,我還來不及搞懂這個世界以及薩坦人與派崔恩人複雜的愛恨情仇,就發現胡夫掛了。他掛了之後我一直很震驚,不過過了三集之後就完全忘個精光(畢竟都過了三、四年了啊),這回又看到他,而且發現他掛過又活過來了,對我而言,吃的驚還可真不小。

  在這五本之中,我比較偏好的是這本。可能是因為終於不是在某個世界默默的看各族彼此鬥爭廝殺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反照教堂與兄弟會的描寫讓我對這本書抱持著更高的好感。總之,雖然看來到最後仍是不脫善惡大交戰的模式,不過對於裡面所描寫的一些跡象、一些組織、一些想法,卻有了更深的感受。例如哈普羅從相信到懷疑的心路歷程、各種族之間的世仇、爭鬥與憤恨。這些都是古老的子題,而一再演繹的同時代表著我們從未真正得到什麼教訓。那太過困難,不是一兩場演講就能打動的,也不是一兩本小說就能讓人正視的。然而在推廣方面的確有人成功過,只是都得建立在血流成河的悲劇之上。

  弱勢團體一但得勢,接下來的所作所為就是與之前的強勢團體如出一轍--雖則也許會有強弱之分。從來沒有人會反思這樣做的意義與價值,然而相同的,也從來沒有人認知到,要求一個被欺壓許久的團體放下怒氣「公平」的對待他人,同樣也是一種不公平的行為。社會、媒體、組織、架構,這一切的一切都糾結在一起,不像小說中那樣能完美的剝離,也許這也是為什麼小說--特別是大眾小說會廣受歡迎的原因。我們都在追尋一個夢。這同樣也是為什麼逆轉死局的結尾會令人愕然,因為他違背了我們心中期待的果斷報應。

  回到書。我所好奇的是,為什麼總是惡會以形體出現,並且擴大爭執?為什麼對應的善從不現身?只是隱匿在人的心中。這難道也是二元性的一種表現嗎?另外,在奇幻世界中幾乎都是強調二元的存在,似乎沒有人願意提到一元論的可能,就算有也都是邪惡的一方,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

  渾沌之手這個書名,意指的應該就是比這兩股力量更為深層的玩意,通常我們會叫他命運。這個概念還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裡,會不會出現也仍在未定之天。

  希望在接下來的兩本裡,一切都會有答案。
25 08-2005 [紙房子]奇幻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161-7521b7f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