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古屋的秘密/小野不由美

aNobii:古屋的祕密


  末了,這樣詭異奇怪的繼承制度讓我想到法國。

  怎麼這麼說呢?法國人有種繼承制是很有趣的,就是無論財產多少,一律由繼承人平分。於是乎在多年以後,一份農舍的持有者竟可以高達百多人,且因此,在法國要買賣古老的農舍,須得擺平的持有人數可是多到乖乖隆的咚。彼得˙梅爾在他的《山居歲月》中便記載了這樣有趣的例子。印象中是一個家族持有的農舍,有人主張要賣、有人主張要就這麼留著(怕吃了暗虧),賣vs不賣約是50:3,眼看著就賣不成了,而這份房產接下來會傳給一百多個毫無互信基礎的遠親。嗯。

  所以那種「不要啊我的財產會薄掉」的心情是很可以理解的。只是為了不讓財產變少而設下的繼承制度,未免也太因噎廢食了。

  若是說,是大家族,族長必須承擔一族人的生計,那麼這樣謹慎還有些道理。如今各管各的去,又為什麼必須讓金錢奴役?

  我想這是書中主要想探討的主題。是小野時常在關注的焦點:不與物役。

  從祠之島到屍鬼,再到號稱給兒童閱讀的《古屋的秘密》,可以提煉出的共同元素之中,一定會有這一項吧。

  祠之中,兩名少女一心只想逃離舊有的束縛環境,並不想要龐大的家產與被綁死的一生,寧可讓自己的生命活的精采,如此超脫,卻也他人的貪慾而導致了悲劇。屍鬼之中,號稱三大族的其中二家,醫生與和尚家又何嘗不是如此?只是他們終究選擇乖乖的屈服,生活在村子之中,擔負起所謂「生來的義務」。而每每看到趾高氣昂,一心以為是村子裡第一夫人的醫生老夫人,就有一種井底之蛙的感慨。而愛好創作的住持與各有懷抱的醫生夫婦,也是讓人感受到一種無奈。

  而這個主題,借由《古屋》的繼承又還魂了一回。這回小野放開手,大筆藉著書中親子的討論去質疑金錢的價值與大眾的價值觀。「什麼是好妖怪?」的問題背後,想去探討的反倒是人的心理。這似乎也是日本妖怪文學的一個傳統,每每以妖怪為反映人心的鏡子。這也許是小野覺得少年最應該去思考的議題。也許是我想的太多,但這系列出到現在也六本了,除了《我和貓柳先生的夏天》思考性稍弱之外,每本都各自有一個主題可供思考:《透明人的小屋》是講歷史與史觀之間的杆隔、《虹果村的密室之謎》則是對夢想的堅持與實踐、《魔女死之屋》有點女性主義啟蒙的味道,《孩子王》則是某種社會問題、而《古屋的秘密》自然是金錢與價值觀的戰爭。

  這樣一解讀,好像又太文以載道了點。

  來說說詭計。詭計本身普普,不過要是跟著小孩子的思路走可真是會被搞的七暈八素。一下子這個叔叔那個哥哥,害我以為看到紅樓夢縮小版,頗是累人。另則鬼火的出現的解釋對我來說太過牽強,實在很無法理解。

  書裡也使用了一點鬼神怪談,對我來說看的頗是津津有味。剛好出版的時間和書裡的時間也頗對,感覺上似乎自己也躋身在少年偵探團之中,一起聽故事一起行動。

  另外,庫房之神為什麼沒有消掉孩子們的記憶呢?私心猜想,那是希望孩子們記得曾經有這麼一個玩伴吧。

  事件的結尾對我來說有種奇妙的感覺。那是一種「常見的事以不常見的形式表達出來」的殊異感受。這系列的書多半會這樣,也因而在閱讀時常常會有那種「娃娃看世界」的感受吧。
18 08-2005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140-c1aed99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