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一朵桔梗花/連城三紀彥



尤其嵐山近邊一帶,連樹葉的輕搖、流水的淺吟,都是靜謐的。初夏的艷陽,給葉憑添了幾許蒼翠。這種顏色,彷彿太濃太重了,葉子不堪負荷,讓它一滴滴地往桂川的流水淌落。而這淌下的翠,在細波上碎了、散了,靜靜地流下去。--摘自菖蒲之舟



  這本書雖然很薄,可我是分兩次才看完的。太過婉轉哀愁,讀完一篇後整個空氣都黯淡了下來。本書不適合在晴朗的下午閱讀,最好的風景則是窗外下著細細綿綿的小雨,偶爾陽光露面的那種天氣。

  後半部,我是一邊看著紅樓夢一邊夾著看完的。卻有種神秘的一體相連的氣氛。只不過紅樓中尚有鳳辣子來湊趣,桔梗花則靜靜的開了、默然的綻放了,而極盛的凋零。

  譯者是鍾肇政。翻的很美,不過句法偶爾有點混亂。我這本還有一個字是整個向上反過來印的,頗有趣。

  本書共五篇故事,分別為《一串白藤花》、《桐棺》、《一朵桔梗花》、《白蓮寺》、《菖蒲之舟》。這些故事大都染著泛黃照片般的彩色。我最愛的是菖蒲之舟,快到末尾,有種直指人心的感受。看的太遠,又對自己的處境了解的太透徹,只是從未看破一切,而不得不然的宿命性的悲劇。

  白蓮寺好在寫作的技巧。故事本身若用另種寫法來寫,可能就如史太君所言,是陳腐舊套了。然而連成以如夢似幻的追憶筆調壓上探索追尋,卻又成了另一番滋味。愛與不愛、敵視與保護,也成了另一個可堪玩味的弔詭。

  一朵桔梗花,開始我還弄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總覺得是看到中段才慢慢的進入狀況--雖然在這篇之前的兩篇也是煙花柳巷的故事,氣味是一脈相承的,但就是有哪邊不太對頭。結尾巧妙的結合了戲劇,是重餘味的作品。這,應該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比擬殺人吧。

  桐棺描寫的不過是扭曲的愛、無法完成的愛、應該要被完成的愛。對於這些我沒有太大的意見。只是總覺得世界上無奈的事情已經太多了,而現今又多了一件,如此而已。

  一串白藤花的開頭,去掉了文學性的描寫,倒像是街頭巷尾的八卦傳奇,但慢慢的卻導入了現實的影子,緩緩的拉人落底。幾件事從原本的八卦慢慢的疊成了切身的話題,又引出了蒼涼的背影。

  近來去逛萬華。未整建的、已整建的、正在整建的,各色各樣的房子與各色各樣的人群,總覺得這區裡曾有的華麗滄桑,也能產出這樣幽幽的背影。
14 08-2005 [Mystery]日本 Trackback:0Comment:2

コメント

強烈建議可以看看收錄在《浪漫的復活》中的〈菊之塵〉,把這種藝術性跟日本的家國處境作了一個我覺得實在完美到翻的結合,同樣是「花葬」系列的。
  1. 2005/08/14(日) 16:52:09 |
  2. URL |
  3. 曲辰 #-
  4. [ 編集 ]
這篇我讀過說,不過沒把作者記熟v-40,不過每次看都會順便聯想到江戶川亂步的芋蟲....Otz

不過真的是傑作啊。剛剛又去翻了一遍。象徵與事件的結合反映了大時代下各式的想法,維新也不見得是那麼受時人稱頌的。
  1. 2005/08/15(月) 01:01:56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115-a99b42a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