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當地獄出現眼前:硫磺之火

  書背的簡介其實就把三分之二的劇情給勾勒出來了。對照作者pc二人組,可真是言簡意賅到了極點--故事是這樣的:達戈斯塔,身為一個失敗的冷硬派英雄,先前是紐約市警局的星星,後來因為自己嚮往自然而離職搬到加拿大,並開始動筆寫警察小說。可惜的是,兩本小說都以失敗收場,而他本人也逐漸厭倦釣魚和聽鳥叫的生活,終於與日漸愛上加拿大的老婆分道揚鑣,回到南安普敦,當一個小小的、憤世嫉俗的巡佐。

  某日,他的機會來了:富有的郊區死了一個名氣甚大的藝評人。嘴賤出名的他是標準的一句定生死。不知道是否報應使然,當他被清潔婦發現的時候,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地方是沒被燒過的。詭異的是,房間其他地方夷然無損,而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硫磺味,地毯上則有個隱約可見的蹄印......。

  南安普敦的副局長是個有野心的人。然而即使是他,在面對這樣詭異的案子時,最後也不得不分出權力給半途殺出的FBI先生。說到這位FBI先生潘嘉博士,我個人認為他簡直就是標準加強版的令人噁心的貴族偵探--雖然,在他剛出場不久的時候訓了一頓達戈斯塔,讓我有點想鼓掌就是了。

˙貴族神探潘嘉,以及他的忠犬硬漢達戈斯塔

  潘嘉與達戈斯塔是兩個世界中的標準人物:一個熱愛「高級的」事物,對一切藝術類,或者堪稱藝術類的事物有獨特而精湛的見解(包括重機與遊艇在內,你知道的,這可是現代的精密工藝)。家族身世神秘難解,還有個漂亮但來歷不明的被保護人。這樣的人當然具備了神探的思慮周密,以及愛保持神秘的特質。只可惜他不是生活在菲洛˙凡斯的年代,要插手刑案,就非得身兼公家身份不可,但這個公家身份,又不能太有束縛--一個FBI探員,由是應運而生。

  硬漢達戈斯塔的背景,在上面已經有簡單的描述,我就不再多言。但想必熟稔硬漢警察這一系統推偵小說的書迷會立刻的發覺達戈斯塔的背景有多麼的典型:有絕佳的條子直覺與槍法與體魄,但是憤世嫉俗自暴自棄,老婆與小孩都遠離他......不典型的或許是通常此種硬漢是不幹聽命這行的,更遑論在另一個神探背後跟前跟後了。

  而這,就使得《硫磺之火》面臨一個不得不解決的問題:這樣的雙主角,誰要當福爾摩斯,誰又要當華生呢?答案昭然若揭。

  我親愛的文森,請不要以為我故作神秘,辦案有時候很忌諱妄作假設,它會像副有色眼鏡,讓我們看不清事實真相。所以在掌握到證據之前,我不想太早討論,尤其不想跟判斷力令我敬重的人--例如你--討論。也因此我一直都還沒有問你目前看法如何。



  不同於讓兩者不分軒輊、水火不容的書寫方式,PC二人組在設定上便以潘嘉為主,再從他們的共通點,也就是騎士/道觀入手,使得貴族神探與警察硬漢兩人成了相輔相成的「偵探與助手」,異中求同之下,便常見背景不同所衍生出的不同觀點。這些觀點兼具諷刺與搞笑的功能,頗能調節小說的節奏發展。

  而自諸多文句中,則可見兩名作者對當代Mystery作者的熟稔。他們在後記中也直接的告訴讀者,某某伯爵的名字其實是取自《白衣女郎》--他們沒有說的是,小說中的一節,是整段的將愛倫坡的短篇小說〈一桶白葡萄酒〉("the cask of Amontillado")搬進去致敬--幸好,情節安排的相當自然(如果說,碰到落在你手裡的對手不會想一槍斃了他算是自然的話。不過這是創作中常見的安排就是了。)這也是在閱讀時的一個小小樂趣吧。

  愛倫坡的〈一桶白葡萄酒〉是講述Montresor對朋友Fortunato的復仇--在一個寒冷的天,利用Fortunato熱愛葡萄酒且自大的弱點,將他誘入地下室,封在牆內的故事。愛倫坡這篇小說的成就,在於通篇沒有提及Montresor計畫出此一命案的動機,也沒有提及Montresor與Fortunato的身份(但卻利用他們的言談,與小說用字來暗示讀者進行「思考」),而在這些資料的缺乏之下,讀者得以發掘出什麼才是最恐怖的事物--也就是人心的惡意。搖滾樂團The Alan Parsons Project也曾以這個故事作為靈感,寫下同名曲"the cask of Amontillado",:



我個人覺得是非常好聽的一首歌,詞也很棒:

By the last breath of the four winds that blow
當那四股季節風吹到最後一絲時
I'll have revenge upon Fortunato
我便可以向弗圖納多復仇
Smile in his face I'll say "come let us go
看著他面帶笑容,我說:「請跟我走。
I've a cask of Amontillado"
我有一桶阿蒙地拉多的美酒。」
Sheltered inside from the cold of the snow
藏在天寒地凍的白雪之中
Follow me now to the vault down below
隨我到地底下藏酒的窖洞
Drinking the wine as we laugh at the time
我們把酒言歡
Which is passing incredibly slow
時間過得異常得慢
(What are these chains that are binding my arm)
(我的手被什麼鏈子綑綁?)
Part of you dies each passing day
你正一步步地步向死亡
(Say it's a game and I'll come to no harm)
(也許這只是兒戲,我不會受傷)
You'll feel your life slipping away
你會感覺到生命正在消散
You who are rich and whose troubles are few
你既富有也沒什麼煩惱
May come around to see my point of view
不如從我的角度去想
What price the crown of a King on his throne
王位和冠冕得來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When you're chained in the dark all alone
當你獨自在暗中被銬時...
(Spare me my life only name your reward)
(饒我一命你要什麼都好)
Part of you dies each brick I lay
我砌的每一塊磚是你每一部份的死亡
(Bring back some light in the name of the Lord)
(蒙主聖名請給我一些光芒)
You'll feel your mind slipping away
你會感覺出神智正在離散

翻譯者:broken arrow @奇摩知識+

 
05 03-2008 [Mystery]歐美 Trackback:0Comment:4

コメント

推「標準加強版的令人噁心的貴族偵探」
不過我對他的家族故事滿有興趣的XD
  1. 2008/03/05(水) 19:39:39 |
  2. URL |
  3. Klaire #-
  4. [ 編集 ]
他應該是第一個被寫的很好但是一直害我起雞皮疙瘩忍不住噁心的博學偵探......這樣一講突然又覺得我是不是對他太嚴了啊XD

我對他的家族故事也挺有興趣的,只是怎麼有點超自然的可疑氣味呢XD
(兄弟亂我兄弟者,殺!......?)XD
  1. 2008/03/06(木) 03:26:27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我是覺得……
為什麼聰明的偵探不是表面看起來傻傻笨笨的就是毫不掩飾自己的博學,不能兩者兼顧嗎XD(誤)……
這樣的設定看多了會覺得有點怪異-_-
  1. 2008/03/06(木) 18:49:15 |
  2. URL |
  3. Klaire #-
  4. [ 編集 ]
因為腦袋好的天才通常有點行為詭異的基因?
(好像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我不怪異XD)

看多了真的會膩就是orz
  1. 2008/03/07(金) 03:34:40 |
  2. URL |
  3. lunaj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unaj.blog13.fc2.com/tb.php/1087-b374ced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